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精神文明网 看首页 文艺百花 处女地 查看内容

我的军旅起点

2022-7-22 11:31| 查看: 431901| 评论: 0|原作者: 杨柏书|来自: 精神文明报

行走在唐场那条既熟悉又陌生的小街上,感慨万千,世事变迁,再也不是我记忆中那个荡漾着青春味道的唐场了!

安仁镇和唐场镇,相隔一条河,却一个热闹一个冷清。原来如此,现在也如此。只是热闹和冷清的地方调了过儿。

原来的唐场是大邑县一个公社,而安仁镇是大邑县城所在地。那时唐场设有新兵训练营,长年有部队在此驻扎,人员众多使小镇热闹非凡。与之相比,安仁镇反而显得冷清,要不是有个地主庄园,那里只怕人更少。

现在情况反过来了,而且落差之大让人感叹。安仁镇已经是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世人瞩目,而唐场,这个曾经名噪一时的兵营小集镇,早已繁华落尽。

虽说时过境迁,但唐场这个小集镇早已刻在了我的心间。

我依稀记得,我们新兵连就驻在唐场一个深宅大院里。在大院前后,分别有两个足球场大小的敞坝。丈余高的围墙将整个大院圈围得严严实实。古朴的大门,厚重而略显粗糙,从外向内敞开,开合时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大院分为若干个小院,各个小院又是独立院落。从屋子结构布局来看,这是大户人家的院子,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公馆。

我们新兵按建制分别驻扎在前后大院,一住就是半年,直到开拔。

我们新兵连一个班住一间屋子。屋子四周是板壁,全用土漆漆过,亮锃锃的,地面铺的是木地板,人走上去叮叮作响。打散背包铺在木地板上,就是我们新兵的床了。

新兵连部在一个小厢房里,旁边就是厨房。炊事班从清晨到傍晚一直都在发出声响,直到晚饭后才会安静下来。

星期天,新兵不训练,休息一天。休息归休息,却不能出大院,要出大院,以小时计算请假。若无故超假,可不是件小事。

唐场小街上,围绕部队的服务项目应运而生,照相馆、邮电局、百货站、小饭馆等都很热闹。原本只有两三百户人家的唐场,一到星期天,几乎满街军绿色——新兵们总是要请一两个小时的假出门的,寄信、照相、溜达溜达……

新兵连的生活很紧张:队列训练、紧急集合、武装越野、投弹射击,精神上要紧张起来,体能要求也丝毫不能松懈。不得不说,这段日子是很艰苦的,但也让我刻骨铭心。

如今,唐场变了。四十多年的时间冲刷,让我的记忆变得模糊。在妻儿的陪伴下,我如愿以偿重游唐场。经多方寻觅打探,终于找到了那个一直惦记眷恋的地方,哪怕它不复往日风华,哪怕它变成了残垣断壁,杂草丛生,但我仍然张开双臂拥抱它,它是我军旅的起点,也是我青春无上荣光的殿堂。(杨柏书)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上一篇:碗抱一枝莲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