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精神文明网 看首页 文艺百花 艺术人生 查看内容

夏日柳荫长

2024-7-4 09:53| 查看: 3514| 评论: 0|来自: 精神文明报

柳树喜水,最喜欢长在水边,袅袅婷婷的柳枝垂到水面,影子印在水里,这是我们最常见的风景。我的老家向来干旱少水,却不缺少柳树。后来听人说,老家栽种的这种柳树叫旱柳,耐寒耐旱,在干旱少水的地方也能长得很好,如果是在水边,长得就更好。

春天里,柳树发芽,柳枝柔嫩,最适合做柳笛。老家的孩子,几乎个个都放过牛。黄牛走路慢悠悠的,我们骑在牛背上,嘴里含着刚做的柳笛,随意吹出各自喜欢的调调。这样的画面很唯美,难怪古代诗人能够写出“牧童归去横牛背,短笛无腔信口吹”这样的优美诗句。

和春天的柳笛相比,我更喜欢夏日的柳荫。那时候,农村别说空调,连电风扇都是稀罕物,炎炎夏日,避暑纳凉全靠“躲”,躲避火辣辣的日头,躲到一切阴凉的地方去。而柳树下的阴凉,格外具有吸引力。

家乡缺水不假,但水库、溪流还是有的,柳树就被栽种在这些地方。大中午,太阳炽热,除了玩水,似乎干什么都不合适。大人这个时候也格外宽容,我们每天只要把牛放好吃饱,给猪圈的猪打够一筐猪草,剩下的时间,就可以自由支配。

把牛拴到稍远一点的柳树上,衣服胡乱一脱,往柳树的枝干上随意一扔,一个猛子就扎到了水里,打水仗,比赛看谁游得远,抱着一块大石头在水底憋气,看谁憋得时间长……玩玩闹闹,大半个下午的时光就悄悄溜走了。

终于玩累了,从水里出来,把柳树上的衣服“摘”下来,短裤一套,上衣往地上一铺,人往衣服上一躺,很快就伴着蝉声进入梦乡。一群半大小子,横七竖八,躺在柳树下呼呼大睡,也是独属于夏日农村的一道风景。有下地干活的大人路过,看着我们酣睡的样子,也不打扰,哪怕里面就有自己的孩子,也装作没看见。

白天睡觉,容易醒,醒来的时候,人往往很恍惚。睁开眼,透过柳叶的间隙,是明晃晃的天空。柳树上的蝉,仍旧在大声嘶鸣,一瞬间明白过来这不是在家里。扭头一看,身边的小伙伴仍旧在呼呼大睡,于是换个姿势,迷迷糊糊中再次睡去。

有时候不是我们自己醒的,而是被雨淋醒的。夏日的天,娃娃的脸,说变就变。明明躺下的时候还艳阳高照、万里无云,结果中间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一块云彩,就是一阵急雨。先被淋醒的伙伴手推脚踢,叫醒其他人,大家抓起地上的衣服,急急往不远处看守水库的小屋那边赶,有的还一边跑一边穿衣服。

牛不怕雨,不管多大的雨,它仍旧悠闲地卧在柳树下,嘴巴不停地反刍着吃进去的草,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夏天农活少,闲暇多,大人们也喜欢聚在柳树下纳凉避暑。家乡还有很多树,像白杨树、枫杨树、槐树等等,其他树都容易生虫子,人坐在树下乘凉,说不定啥时候就有一只虫子从树上掉到身上,有时候甚至掉进脖子里。如果掉下来的碰巧是“洋辣子”,被它蜇一下,让人又疼又痒好几天。柳树是一种很少生虫的树,在它的下面乘凉,从来不用担心掉下虫子来。

现在我的孩子,也到了我当年放牛的年龄,却困于升学的压力,难以自拔。我们也快两个夏天没有回老家了,不知道家乡的那些柳树下,还有孩子们在嬉闹、酣睡吗?(苑广阔)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