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精神文明网 看首页 红色经典 精神传承 查看内容

库楚河畔埋忠骨——东北抗日联军三路军三支队烈士纪念碑碑文敬读

2024-2-23 14:42| 查看: 36142| 评论: 0|来自: 学习时报

东北抗日联军三路军三支队烈士纪念碑广场坐落在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小扬气镇,占地6300平方米,中央矗立着一座纪念碑。1985年,为纪念三支队将士在库楚河战役中打击日寇、血染苍山的壮举,黑龙江省人民政府、黑龙江省军区于纪念抗日战争胜利40周年之际奠基,1986年特立此碑。碑体高14米,象征着中华民族14年英勇抗战,黑龙江省委原副书记、省长陈雷亲笔题书“东北抗日联军三路军三支队烈士纪念碑”碑名。纪念碑北侧建有一座烈士英名墙,长37米,高4.5米,墙正中镌刻着牺牲烈士的英名,两侧浮雕展现了抗联将士在冰天雪地、林海雪原英勇杀敌的场面,墙背面刻有碑文,全文如下:

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北,杀我人民,掠我财富,三千万骨肉同胞陷入深重灾难之中。值此国难当头,中国共产党领导东北抗日联军,高举义旗,团结各族人民,奋战在白山黑水之间,展开了波澜壮阔的抗日游击战争。

一九四一年夏至一九四二年春,抗联三路军第三支队在王明贵、王钧、陈雷率领下,转战于大兴安岭南麓中东铁路以北广大地区,发动群众,痛击控制金矿和木营的日伪军,英勇善战,威震塞北。尤其库楚河战役,三支队抗日健儿浴血奋战,给日寇以沉重打击,我百余名抗联战士为国捐躯,血染苍山草木,忠骨埋于雪野。誓践马革,气若长虹。为缅怀先烈献身革命,特建此碑,永志其丰功伟绩。谨以教育后人继承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为祖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贡献力量。

黑龙江省人民政府

黑龙江省军区 立

一九八六年十月六日

碑文记录了东北抗联三路军三支队在大兴安岭南麓光荣的战斗史,深情缅怀了在库楚河战役中英勇牺牲的百余名革命先烈,寄托了无限哀思。敬读碑文,缅怀先烈,铭记历史,催人奋进。

一支英雄的队伍——东北抗联三路军三支队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在不到半年内占领了东三省,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不愿当亡国奴的东北各族人民和东北军部分爱国官兵,纷纷组建抗日武装,在白山黑水间用血与火奋起反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书写了抗日战争史上的不朽篇章。1936年初,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制定了《为建立全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部决议草案》。杨靖宇、王德泰、赵尚志、李延禄、周保中等和汤原游击队、海伦游击队联名发表《东北抗日联军统一军队建制宣言》,东北各地抗日武装陆续改编建立了东北抗日联军11个军。东北抗日联军在南起长白山、北抵小兴安岭、东起乌苏里江、西至辽河东岸的广大地区进行了大规模游击战争,牵制着日军大量兵力,打击了日本在中国东北的殖民统治,有力地配合了全国抗战。根据对敌斗争形势,为更利于配合作战、统一行动,东北抗联根据党中央指示,先后将11个军编成一路军、二路军、三路军。

1939年5月30日,东北抗日联军三路军在黑龙江德都县朝阳山正式宣布成立,李兆麟任总指挥,冯仲云任政治委员,下辖第三、六、九、十一军。1940年4月,根据伯力会议精神,上述四个军改编为第三、六、九、十二支队。第三支队由东北抗日联军第六军教导队及第一师第十团等部100余人组成。王明贵任第三支队支队长,赵敬夫任政治委员,王钧任参谋长。

1940年5月,三支队取得了攻打讷河县湖山镇等一系列胜利,被评为三路军的优胜单位。9月,三支队与九支队联合发动克山战役,攻占了克山县城,打破了日本人“铁打的满州国,模范的克山县”的狂妄神话,成为我军经典战例之一。10月,三路军总指挥部派三支队远征呼伦贝尔开辟游击区。5至10月间,三支队历经大小战斗30余次,转战千余里,数十名指战员血洒疆场。

1941年7月,三支队再次远征呼伦贝尔。在8个月时间里,三支队横扫中东铁路和大兴安岭东西两麓,攻占宝吉等金矿,消灭日伪军数百人,缴获了大量枪支弹药、马匹粮食,给日寇以沉重打击。

东北抗联三路军三支队将士不仅要与残暴的侵略者进行殊死战斗,还面临极端恶劣的自然环境和匮乏的物资。部队因冻、饿、病而牺牲的人数不亚于战斗减员。指战员毫不畏缩,以不屈不挠的钢铁意志,转战于嫩西平原、兴安之巅。毛泽东评价:东北抗联的斗争比长征还要艰苦。

一场悲壮的战役——血战库楚河

1942年1月下旬,日本关东军调集2万余人进行疯狂“围剿”。2月初,三支队在余庆老沟遭到日军铃木喜一“讨伐队”袭击,20名战士牺牲,部队只剩下130余人。为避开敌人的锋芒,三支队决定翻越伊勒呼里山,返回嫩江平原开展游击战斗。

2月13日拂晓时分,三支队到达库楚河边的山坳,被早已埋伏在那里的敌人从东、南、西三面包围。战斗异常惨烈,持续了一整天,102名战士阵亡,25名战士突出重围,其中有11名伤员。激战中,宣传科长陈雷的右手动脉被打断,鲜血溅射,李长德用树枝将纱布硬顶进血管断裂处,止住了血喷。这时,陈雷的后颈部再次被击中,李长德腹部中弹,肠子流了出来,仍然坚持战斗。七大队大队长任德福手臂、肋部多处负伤,无法站立,卧在地上指挥战斗。贺荣的喉咙被子弹打穿,流出来的血冻成了冰。一个又一个战士倒下去,烈士们的鲜血染透了雪原。

为保存力量,三支队放弃南下嫩江平原的计划,决定北上。支队长召集幸存战士,带领部队向南瓮河方向转移,途中多次遭遇敌人围追堵截。2月26日凌晨,王明贵、陈雷带领仅剩的11人,从呼玛县的旺哈达越过边境进入苏联。

库楚河一战是东北抗日联军历史上最悲壮的一页,百余名抗联指战员为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挽救苦难的中华民族,浴血奋战、英勇捐躯,在巍巍的大兴安岭上树立起了一座永远的丰碑。(马晓梅)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