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精神文明网 看首页 书香坊 精彩书摘 查看内容

力量与光亮——读赵会宁散文集《土地生暖》

2024-1-26 10:51| 查看: 24369| 评论: 0|来自: 精神文明报

刚刚沉降下来的夜色夹带着略微寒意,我从出租车司机手中接过《土地生暖》,尽管看不清书名,心里的暖却瞬间泛起。这些暖意是一个人的执着坚守和坚韧付出点燃的,还是书中文字生发的力量与光芒,一时竟无法评判。

借着小饭馆里几分昏黄的灯光,打开档案袋,土地的颜色赫然呈现,书的封面和封底都是淡淡的黄色,就像一小块土地,有蝉鸣、有风雨、有窑洞、有柴火和雪夜……作为一个与文字结缘的人,赵会宁告诉我们:土地是暖色的。

我在乡村的春去秋来中经历过,漫漫的黄风和无尽的长夜使我深刻体会到:孤独、寂寞、坚守是何等的付出,难熬、难过和难受常常像是商量好了,在沮丧、失意和伤痛的时候,一起挥舞着大棒朝你逼来,将你打倒。这一刻,你想站起来,需要一种力量,渴望一点光亮。于我而言,唯有文字。读书和写作,让我张开羽翼,在文学的大道上飞得更高。赵会宁是不是这样,我不知道。我知道他曾在一所乡村学校任教,深爱着文字的同时文字也垂爱着他。在水滴石穿的岁月积淀中,文字让赵会宁与众不同、内心飞翔,拥有自己的天下。大地上的赵会宁,既是一道生命的光影,也是岭上塬下的一阵风、一棵树、一株庄稼、一声呐喊。

赵会宁写了那么多村庄和土地的文字,一定是时常凝望着烟雨葱茏的人家、眺望着大雪满山的原野。一景一物、所思所念,在他的心中开始虚构和生发,有些感觉更深邃、有的感受更有情义,幻化、升华,一幅新图景在眼前徐徐展开。

由此,他从一个文学青年日渐走向成熟,他的作品《土地生暖》《塬上梅花清白开》《倾斜在乡间的修辞》《大地生欢》陆陆续续在报刊和网站发表。如此丰盈的文字,以地为母,生生不息。毫无疑问,在当下的庆阳文学星空,赵会宁也是璀璨明亮的一枚。

他的文字有烟火气:“一声‘刺啦’,萝卜丝、葱段在油里成了亮黄色。水入锅,锅盖已摁不住喷香的味道,一缕香气飞出窗棂,整个庭院都被香气笼罩着。早和好的稀面糊在灶前已等候多时,锅开了,拿起筷子搅拌着将面糊倒入锅里。几分钟后,一锅拌汤便拱盖而出。”

他的文字有乡土气:“‘吱——’‘吱吱——’,进而‘吱吱吱……’。试探结束后,叫声重新蓄积力量,一腔兴奋大胆破土而出,一只蛐儿便在墙角酣畅地高歌起来。”

他的文字有灵气:“在这游丝般的香里,剥落的豆子触碰了簸箕的底部,清脆的声音一粒接着一粒均匀地点缀进来,赶路的雨短暂驻足后绕过屋舍,循着屋后的小路离去了。”

正宁是赵会宁的故乡,故土情深。我不止一次踏上正宁的土地,因为承载着浩浩荡荡的子午岭,这一方土地钟灵毓秀。有一年,穿越罗川、拜谒黄帝陵、夜宿调令关,那一程山水,过目难忘,历久弥新。一片高天厚土,因了赵会宁这样的歌者,重唤我美好的记忆。

庆阳文学要想走出去、走得更远,也许道阻且长,也许一夜花开,总有默默耕耘暗暗用力的作者,不经意间带来突然的惊喜。在文学的大地上,在岁月的土壤中,要想收获更多的激情和理想,唯有把腰弯得更弯,把犁铧擦得更亮,一路不停。

寒冬时节,土地生暖。这是雪在燃烧,也是花在酝酿。(路岗)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上一篇:我与书的缘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