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精神文明网 看首页 文艺百花 最原创 查看内容

落在雪院的麻雀

2024-2-22 11:18| 查看: 24204| 评论: 0|来自: 精神文明报

窗外的大雪纷纷扬扬下了三四天才止住,茫茫的积雪覆在原野、屋顶、石桥上,冻得硬挺挺,像结实的厚厚的绒被。鸟雀们无处觅食,只好落到农家院里来。看到那只缩头缩脑的小麻雀,是在一个晴朗的清晨,阳光刚越过光秃秃的杨树枝丫洒到院中,西屋的红砖墙被照得流光泛金,那只小家伙就扑棱着翅膀进来了。

当时,我正坐在屋前的玻璃横廊里,“劈里啪啦”敲击键盘,听到一缕轻柔的振翅声,一抬头就瞥见了一只小麻雀,打字的手也不由得停住了。它的个头很小,只有成年麻雀的一半大,浅咖色的嘴,浅咖色的脚,脊背上的羽翅——皮黄色与青墨色竖齐相间,胸脯上的绒毛茸茸软软的,在阳光下闪着腻腻的金晕。它一来就目标明确,小脑袋灵活地转来转去,西跳跳,东晃晃,把院子的角角落落啄食了一遍。啄到西屋门前时,它忽然停住了,我才想起西屋有粮仓,前几天父亲才把仓里的稻谷运出来卖了,门口必定零零星星地遗落了一些。真是个聪明的家伙,我在心里不由得感慨了一句。

突然,屋檐上“啪”的一声裂开一大块雪,直冲小麻雀啄食的地方砸去。我正担心这个贪食的小东西,只见它反应迅捷,旋着身子扑腾到半空,麻利地躲开了。我以为,遭受这一击它肯定要走,谁知它扇了几下翅膀,又踩着雪落下了,继续埋头细细地觅啄。

我料想它应该不怕人,于是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看到阳光里遽然落下巨大的阴影,它果然只是跳挪了几下,并没有飞走。这时,我能看清它圆溜溜的眼睛了,活像一对黑色玻璃球浸在晶亮的水银中。

接下来的几天,它总是飞来寻食,每次我都抓一把稻谷放在院中。渐渐地,我与它熟了,有一次它居然跳到了我的手指上,我弯了弯手指,它又猛地跳了回去。再后来,哪怕我弯手指它也不跳走了,小爪抓着我的手指,小嘴啄着我的手心,整个身体宛若毛茸茸的球,可爱极了。那时我才始信《东坡志林》里所录的话语:“有竹柏杂花,丛生满庭,众鸟巢其上……殊不畏人。”苏东坡少年时所居眉州的家中有五亩庭院,庭院里百木林立,花草遍地,引来鸟儿筑巢。其母程夫人要求儿女及仆婢不准伤害鸟雀,时间久了,鸟雀丝毫不惧人,筑的巢窠也越来越低,“可俯而窥也”。故而,东坡先生感慨道,此乃“不忮之诚,信于异类也”。人类只要不贪求从鸟雀身上攫取好处,不违背它们的天性,是可以取信于胆小的鸟雀的。正如我指尖上的这只小麻雀一样,此时此刻,它信我。

待雪化尽,田野、屋顶裸露,枝头再次向天空敞开怀抱时,小麻雀便不再来了。我知道麻雀觅食通常只在巢穴附近,不会远飞,便沿村庄转了转,果真见到了五六个鸟巢。它们的个头有大有小,仿若鼓鼓的气球,细密扎实地安在枝丫上,在阳光的照拂下,活像童话故事里说着人类语言的小动物的家。我站在树下暗想:不知和我“相熟”的那只小麻雀栖在哪个巢穴,若它看见我,会不会向我欢呼一声,招我去做客?毕竟它曾于一个清晨,落在了我的雪院,闯进了我的家园和心扉。(刘静)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上一篇:月光洒满山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