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精神文明网 看首页 红色经典 红色日历 查看内容

战地黄花分外香:山东抗日根据地的戏剧宣传

2023-12-8 17:18| 查看: 22229| 评论: 0|来自: 学习时报

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山东抗日根据地,有一种文艺形式异常火爆,它就是戏剧。山东抗日根据地的戏剧宣传从无到有,从零散到规模化,从涓埃之微到声势浩大,并最终从多种形式中脱颖而出,成为主流的、最受群众欢迎的、最普遍的宣传形式。

戏剧是非常适合群众的宣传形式。抗战之初,党组织主要运用报纸和刊物来宣传抗日。在山东抗日根据地,《大众日报》《烽火报》《民声报》《泰山时报》《海涛》《战地文化》等相继问世,但多数群众由于没有接受过文化教育,因而不知报纸刊物为何物,更不会去读。

1937年,荣成河山话剧社、烟台河山话剧社相继成立,成为山东戏剧运动的开路先锋。1937年秋,烟台河山话剧社带着他们宣传抗日的话剧到胶东各县演出,受到了群众的热烈欢迎。每到一地,群众都闻风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挤得连树上、土岗上都是看戏的人。每当演到关键环节,群情激昂,群众振臂高呼抗日口号。荣成河山话剧社创造了一天演出13场街头剧《放下你的鞭子》的惊人纪录。这使我们党认识到,戏剧是在那些文化水平普遍不高的群众中开展宣传的最好工具。

1940年7月,山东省战时工作推行委员会成立,山东省文化界救亡协会继而成立,这为山东省的戏剧工作建立了领导与协调机构。自此,党开始有组织地、系统地成立剧团。山东五大战略区响应号召,大量剧团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成立。到1942年,全省平均每10个村就有一个剧团或者俱乐部。在胶东,农村俱乐部和剧团能起作用的有一万多个,仅仅一个沂南县,就有剧团110个。当时山东比较有名的剧团有近20个,如河山话剧社、耀南剧团、国防剧团、庄户剧团、姊妹剧团等。剧团演出的戏剧形式丰富多彩,除了十分活跃的话剧、活报剧、京剧、歌舞剧、秧歌剧之外,还有锣鼓剧、杂耍剧、小调剧等。

剧团也能上演“空城计”。1940年以后,日军对山东根据地进行疯狂“扫荡”,推行野蛮的“三光”政策,剧团成员的生活也遭遇了空前的困难。剧团一般是随部队行军,居无定所,有时借住在老百姓家,有时则露宿野外。他们经常几天吃不上饭,饿急了甚至吃树叶。为了防止敌军突袭,剧团不得不随部队频繁转移。剧团成员在洗脚时甚至不能同时把两只脚放到水盆里,为的是先洗完一只,如果敌人此时来了,另一只脚就不洗了,方便迅速撤离。有一次,清东剧团在山东寿光县南河镇演出,被国民党顽固派张景月率部包围。当时只有一个警卫排(多是非战斗人员)和剧团在一起,剧团为了佯装出兵力雄厚的样子,镇定自若地演出,唱歌、跳舞、说山东快书,敌人摸不清我方有多少兵力,不敢贸然出击,最终不战而退,上演了一出“空城计”。

戏剧演出离不开服装、道具、音效、灯光、化妆。但在那样极端艰苦的条件下,剧团只能土法上马。鲁南剧社在演出京剧时,没有京剧服装,他们就把棉袄棉裤反转过来,把白里子朝外,然后用各种颜料画上京剧服装的元素。演出过程中如遇下雨,雨水冲刷着颜料,流得到处都是,演员十分狼狈。战士剧社在演出《雷雨》时,工作人员在幕后把黄豆往秫秸箔上倾倒,制造出哗哗哗的声音,《雷雨》要的雨声就有了,制造雷声也是采用类似方法。

根据地靠戏剧掀起了参战热潮。党领导戏剧最主要的作用就是掀起了参战热潮,把全民抗战的精神力量注入到了民众心中。一批抗日题材的剧作,如《送郎上前线》《亲家母顶嘴》《参军光荣》等在人民群众中引起强烈反响,在根据地掀起了父母送子、妻子送夫的参军热潮。其中影响最大的是《放下你的鞭子》《过关》等。《放下你的鞭子》是抗战时期最著名的街头剧,演遍大江南北,表现的是一对从东北沦陷区逃出来的父女艰难求生的故事,其在山东的演出遍及各县城与农村偏僻地区。《过关》是创作者根据莒南县刘家扁山村刘纪湘的真人真事改编创排的三幕话剧,影响非常大,被称为“推动了整个渤海区乃至整个山东地区的参军运动”。

一些出演抗战剧的演员演着演着就把自己感动了。沐水县洙边村的女青年梁怀玉是识字班队长,她说唱的小戏《王宝山参军》激励了一大批农村青年参军,她本人还在一次参军动员大会上放出豪言:“谁第一个报名参军,我就嫁给谁!”后来,她履行承诺嫁给了同村第一个报名参军的青年刘玉明。沂南保护庄剧团的全体演员演完参军戏后,都报名参军,没被批准的竟抱头痛哭。

在瓦解敌军、识字、生产中发挥独特作用。剧团不惧危险,常常跑到前线和敌伪据点附近唱歌、演戏,试图以此唤起伪军的民族意识,瓦解他们的斗志。一开始,伪军还鸣枪示警,但听着听着,竟入耳动心,陶醉其中,甚至在戏的紧要处、精彩处鼓起掌来。

国防剧团在敌人的碉堡前演出锣鼓戏《骂汪反顽》,一些敌军偷偷跑过来看戏,最后,竟有不少敌人趁黑天跑来投降。八路军没用一枪一弹,竟然用“戏”把这个碉堡群攻了下来。

为了深入瓦解敌伪军,剧团还趁敌人不在村里时深入到敌占区的伪治安村中向伪军家属作宣传。他们向伪军家属宣传当前局势,揭露日军奴化教育的本质,指出伪军在日军统治下的可怜处境,讲解共产党的俘虏政策。不少伪军在这种宣传的攻势下反正倒戈。剧本《喜酒》就以喜剧的形式表现了一位日伪军官被共产党的俘虏政策感悟而觉醒的故事。

戏剧还承担着配合党在后方领导的各项基层工作的任务,包括减租减息、大生产、冬学、妇女解放等。《谁养活谁》《明减暗不减》《减租》等小戏揭露了地主阴谋破坏减租和群众在减租斗争中提高觉悟的故事。配合大生产运动的《郑信开荒》以劳动模范郑信为原型,宣扬了劳动光荣的思想,激励着人民群众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大生产中去。《病故一人》讲述了在外经商的父子二人给家人写信,本意要讲因为生意很好“并雇一人”,结果写成“病故一人”,引起了家人的恐慌,以此反映出识字的重要性。看完这类戏,姑娘们纷纷加入“识字班”,现在胶东的某些地方,“识字班”仍然是未嫁姑娘的代名词。(赵雪梅 刘国贞)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