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精神文明网 看首页 红色经典 红色论坛 查看内容

红旗渠的廉洁魅力

2023-9-29 15:07| 查看: 43718| 评论: 0|来自: 学习时报

被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红旗渠,历经10年修建,长度达1500公里。这项倾当时河南林县全县之力、总投资达1.25亿元的浩大工程,却没有出现过贪污挪用行为和干部失职渎职现象,让人深切感受到红旗渠精神中的廉洁魅力。2010年5月,红旗渠被中央纪委、监察部命名为“全国廉政教育基地”。

扎紧制度笼子,人人心中有戒。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是防止权力滥用的根本。红旗渠由林县(后改林州市)人民自力更生建设,参与修建的民工超过10万人。在开工战线长、用工劳力紧、后勤管理人员极少的情况下,要把庞杂纷繁的人财物管好用好,只能靠严密的管理制度,靠党员干部的遵规守纪意识。

1960年2月,工程全面动工伊始,林县县委就建立了工程建设总指挥部、营、连和排四级管理体制,各管理层级都建立了相应的管理制度体系。据档案记载,仅组织建设、思想教育、生活保障、岗位责任、施工安全、财务管理方面的制度规定就有190多项。特别是为加强对管理岗位和领导干部的约束,提出了一切从实际出发、正确执行党的政策、实行民主集中制的三条纪律,以及同劳动同食堂、待人和气、办事公道、买卖公平、如实反映情况、提高政治水平、工作要同群众商量、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的八项注意。

为使各项制度规矩落实落地,提高党员干部遵规守纪意识,林县监察委员会在工程开工不久,就出台了《关于目前党员干部进行纪律教育要点》,在党员干部中开展了遵规守纪教育实践活动。教育党员干部坚决贯彻执行党的方针、政策、法令,明白重大工程面前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应支持什么、反对什么。为深化教育活动成果,县委还发出通知,要求从县级干部做起,“不准用公款请客,不准拿公共财物送礼”;从县委县政府开始,“外来客人看戏、看电影一律由个人买票,不准让剧团赠票”。这些自上而下、率先垂范的措施,给权力画出了“红线”,从源头上预防和杜绝了腐败和不正之风。

公私界线分明,不占公家便宜。公私分明方能清正廉洁、克己奉公。红旗渠始建于物资极度匮乏的20世纪60年代初,修建周期长,物资渠道不一,数量种类繁杂,而且由于一线劳力需要,人财物管理人员多次轮换。但跨越10年的红旗渠工程建设中,建设者们心里都有本“公私账”,没有出现过侵占公家财物的现象。

当时最大的工程量是劈山开渠,但炸药供应一直很紧张。林县县政府就自力更生建起了炸药厂。副厂长高仁福带着十多名技术骨干吃住工地,用硝酸铵配食盐熬制炸药。带的口粮不够吃,他们就到处采野菜、捞河草充饥。这些食物没有食盐就更难以下咽,而且长期不吃盐人就会经常感到乏力、浮肿,甚至走不动路。但十几名制造炸药的工人,面对眼前堆着小山一样的食盐,没有人去偷吃一口。因为,大家都认为那盐是公家的。

红旗渠纪念馆有一件令参观者驻足唏嘘的纪念品,就是20世纪60年代的一个旧炸药箱。掀开箱子,在箱盖的背面上,贴着一张泛黄的“收据”。上面写着“红旗渠工程指挥部组织委员彭士俊”,盖着工程建设指挥部的财务“大印”。当年在建设工地上,民工们都是几个月轮换一次,指挥部工作的同志长时间守在工地时间久了,换洗衣服和一些个人用品无处存放,大家就想用废旧炸药箱存放个人的物品。但因为废炸药箱是公家的东西,谁都不好意思开这个口。时任红旗渠工程指挥部组织委员彭士俊听到后,就汇报给了指挥部总指挥长马有金。后来开会决定由财务部门按每只0.75元作价出售,且每人只限一只,彭士俊也跟着买了一只。为了证明没有占公家的便宜,大家就都把财务收据贴在了箱子盖的背面。

上下一律平等,谁也不能特殊。以身作则、吃苦在前,是红旗渠建设中的廉洁密码。红旗渠动工建设,不仅建设物资紧张,而且粮食极度匮乏,忍饥挨饿是常有的事。特别是工程建设指挥部那些领导干部,既要现场指挥、熬夜开会,还要与民工们一起,在开渠一线劳动。但是,这么繁重的工作,领导们不仅没有加班“补助”,而且还把自己的口粮降低到民工之下。

红旗渠档案馆的资料显示,当时渠上的干部和民工的粮食日补助标准为:1960年2月至4月,民工2斤、干部1.5斤;1960年9月至10月,民工1.8斤、干部1.5斤;1960年9月至10月,民工1.2斤、干部0.8斤;1960年11月至1961年5月,民工1.5斤、干部1.2斤;1961年6月至1966年5月,民工1.8斤、干部1.2斤。在红旗渠建设工地上,随着自然灾害的加剧,粮食供应标准不断发生变化,但不变的是干部口粮标准始终低于工地上的民工口粮标准。

工作任务繁重、粮食供应标准低,造成很多领导干部营养不良、身体浮肿。后勤供应的同志就在最大限度解决民工吃饭问题的同时,想给领导们开个“小灶”。有一天,县委书记杨贵在工地与民工一起劳动,晚上回来还要开会,炊事员就用小米给他蒸了一碗“硬饭”。杨贵见后对炊事员说:“为什么我要比人家特殊呢?大家吃啥我吃啥!”炊事员说:“你晚上还要加班开会,得吃点耐饿的‘硬饭’。这饭是给您做的,你不吃谁也不会吃。”杨贵当场发了火。结果,这碗小米饭只得被炊事员端去,倒进“照月亮”(工地上比喻饭稀)的稀饭锅里,搅和搅和大家一起分喝了。(万银锋)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