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精神文明网 看首页 未成年人 典型推广 查看内容

迎接数字化 掌握新技能

2023-3-29 11:37| 查看: 170718| 评论: 0|来自: 精神文明报

教育系统着力提升教师数字素养——

迎接数字化 掌握新技能

◎ 教师数字素养:

适当利用数字技术获取、加工、使用、管理和评价数字信息和资源,发现、分析和解决教育教学问题,优化、创新和变革教育教学活动而具有的意识、能力和责任。

◎ 教师数字素养框架:

5个一级维度、13个二级维度、33个三级维度。

一级维度包括数字化意识、数字技术知识与技能、数字化应用、数字社会责任、专业发展等5个方面。

◎ 教师数字素养的培训与评价标准:

能够掌握在教育教学中选择数字化设备、软件、平台的原则与方法;

能够运用数字评价工具对学生的学习情况进行分析,应用智能阅卷系统、题库系统、测评系统对学生知识准备、学习能力、学习风格进行分析;

能够利用数字技术资源发现学生学习差异,开展针对性指导等。

据教育部

智能互联黑板、3D实验模拟舱、自动评卷分析系统……先进技术迭代更新,助推着教学设备、教学方式推陈出新,也驱动着1800多万专任教师不断学习、提高数字素养。

日前,教育部发布《教师数字素养》行业标准,明确教师数字素养内涵为:适当利用数字技术获取、加工、使用、管理和评价数字信息和资源,发现、分析和解决教育教学问题,优化、创新和变革教育教学活动而具有的意识、能力和责任。如何培养教师数字素养?各地各校做出了哪些探索实践?如何缩小城乡教师信息技术应用的差距?笔者进行了采访。

跨校跨区域跨学段研训:

实践导向、面向课堂,依托真实教学场景进行针对性培训

开学首日,北京市海淀区教师进修学校新校区迎来了第一批参加线下教研的老师们。

在微课录制室,教师可自助进行虚拟和实景的精品课录制;在理化生实验技能测评室、板书测评室等场地,教师可利用AI技术助力前瞻性研究型实践……海淀区教师进修学校新校区作为智慧型教师研修中心,为老师们提供了深度互动教研的物理空间和虚拟空间,助力老师提升数字素养。

“数字技术和老师的关系,有一个从辅助到融合的变化。”海淀区教师进修学校校长罗滨认为,“提升教师数字素养,帮助教师把培训内容运用到教学实践中,教研员发挥了重要作用。”

教研员,是“教师的教师”。一大早,海淀区教研员牛玉玺赶到海淀进校附属实验小学,为老师们上了一堂《赵州桥》“示范课”。

“前一天,牛玉玺老师约我们面对面修改打磨教学设计。后来,牛老师给我留言,说自己又有一个教学新想法,打算亲自上一节课。”参与学习的教师杜春焕说,一堂好课的背后是为期20多天的“一体化联合教研”,先后经历了5次跨校联研、10次专家指导。

“一体化联合教研”是海淀教研转型的新样态,依托教研员专业指导,综合运用协同编辑文档、线上问卷、电子白板等智慧工具,实现线上分组学习、同屏书写、分析数据,跨校跨区域跨学段共享优质资源,助力普通校教师集群式成长。

“研训是提升教师数字素养最直接的手段之一。”《教师数字素养》起草专家团队核心专家、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吴砥说,“从地方的实际情况看,实践导向、面向课堂、依托真实教学场景的针对性培训,往往能产生更好的效果。”

“测—评—培”机制:

以评促学、以评促用、以评促优,提升全体教师数字素养

华中师范大学人工智能教育学部副教授石映辉的一天排得满满当当——先坐飞机飞往宁夏,改乘大巴跨过黄河,沿着熟悉的路线一路奔向西北。下午3点,抵达此行的目的地——宁夏银川市第十五中学,这是他未来10天工作的地方。近年来,这趟长达约1400公里、耗时七八个小时的行程,石映辉几乎每个月都要重复一次。

2018年起,宁夏先后获批成为国家首个“互联网+教育”示范省(区)、国家智能社会治理教育特色实验基地等。在此背景下,华中师范大学和银川十五中携手共建“互联网+教育”标杆校项目,石映辉由此成为驻校指导专家。

随时推门,先听后评,从如何更好地使用白板、云平台等数字化教学资源,到进一步提升师生互动效率、以更好利用数字技术激发学生学习兴趣等,石映辉为老师们一对一辅导。“一年下来,我要听160多节课。”石映辉说。

“评”是宁夏整体提升教师数字素养的关键词。2020年起,宁夏连续3年开展教师信息素养全员测评定级,完善教师专业发展数字画像。

“以评促学,以评促用,以评促优。”宁夏教育信息化管理中心主任王骋介绍,依托测评结果,可以有针对性地开展教师信息素养靶向培训,构建“测—评—培”机制,实现全体教师数字素养和数字化教学能力的提升。

“1+1”双学堂:

建立教研共同体,缩小城乡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差距

打开地图软件,点击搜索“城墙村小学”,没有定位结果。

34岁的李广利,是这所“搜不到”的村小中唯一的音乐老师。学校一共4个年级,26名学生,遇上合唱课、器乐课,就会把大家安排在同一间教室上课。

跨越数字鸿沟,是推进教育数字化必须解决的问题。目前,我国中小学(含教学点)已全部接入互联网,超过3/4的学校实现无线网络覆盖。数字化基础条件明显改善的同时,如何缩小城乡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差距,是农村学校面临的挑战。

城墙村小学,是吉林省通化县大泉源满族朝鲜族乡大川学校下辖的村小。“村小老师少,网络录播教室使用频率不高,直通村小的专递课堂和远程协同教研随意化和碎片化较为严重。”大川学校校长王明林说,“‘1+1’双学堂模式有助于弥补村小与中心校差距,提高村小老师数字素养。”

“1+1”双学堂中的“1+1”分别指中心校、村小。双学堂分别是学生学堂和教师学堂。教师学堂中,组建了中心校和村小教师信息化教学工作坊。

通化县教师进修学校师训部主任李彩霞认为,工作坊帮助乡村教师建立起学科教研共同体,使乡村教师教学能力得到大幅度提升,城乡教师数字素养差距缩小。

“希望村小老师能获得更多培训。”在信息技术应用能力提升工程2.0的相关培训中,李广利学会了使用音乐剪辑软件。

教育部教师工作司司长任友群表示,要聚焦教育数字化变革中教师面临的机遇和挑战,提升教师数字素养,使教师在数字时代、智能时代的教育教学中有更好的适应性和创新性,促进教学升级和教育整体变革,推动教育高质量发展。(据《人民日报》 吴丹)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