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精神文明网 看首页 书香坊 全民阅读 查看内容

读书记

2022-7-8 11:13| 查看: 47361| 评论: 0|来自: 精神文明报

一只鸟儿叫着,扑楞楞从窗外飞过,惊醒了沉迷书中的我。

在电子时代,纸质书仍旧是我密不可分的好伙伴。一个时期以来,我的闲暇时光差不多都是这样在窗边读书中度过的。

合上书本,向窗外望去,追寻着那只鸟儿远去的身影,然后,转身把书放回书柜。蓦地,我的目光被一本旧书吸引——1982年出版的《勤学佳话》,一本小册子。看到它,往事涌上心头。

少时家贫,父亲是工人,母亲是农民。8岁上学以前,我一直生活在农村,成天地里刨沟里淘,根本就不认字,也没见过书,更别说读书了。上学之后回到城市里,才与书打起了交道。那时,适合儿童看的书很少,流行的是连环画。但父母根本就没有多余的钱可以给我买连环画。所幸当时许多商店门前都有连环画书摊,一分钱可以看几本。为了看书,我每天上学放学的路上都会低头寻找一些废铜烂铁,攒多了以后到物资回收站卖掉,换得些钱后就兴冲冲跑到书摊看书。经常看得忘了回家吃饭,母亲也总是知道到书摊就能找到我。

由于父亲酷爱写作,成了报纸的通讯员,时不时地会收到一些稿费,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家庭的经济状况。有时还会收到报社出的一些小册子,如《中国古代文学短文选》,这些小册子是我家最早的藏书,也是父亲为我反复读过的书,所以珍藏至今。渐渐地,母亲给我的早饭钱也增加了一些,我就省些下来,加上压岁钱,到新华书店去买连环画。到小学毕业时,我已经购齐全套《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岳飞传》,每天做完作业之后就看这些连环画,翻来覆去地看,百看不厌,爱不释手。

中学六年里,我几乎不看任何与学习无关的书。那时正是金庸、梁羽生、古龙、琼瑶风靡全国的时候,同学们经常去学校附近的租书摊租书,一本接一本,看得津津有味、昏天黑地,而我始终不为所动。

高中毕业,我到省外求学。当我第一次进入学校图书馆,看到那丰富的藏书,便发誓要把中学六年没能看的书全都补看回来。在那几年里,我既不四处游玩,也不谈情说爱,几乎把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用在图书馆里。唐诗宋词令我爱不释手,尼采、萨特、黑格尔的哲学让我耳目一新,《孙子兵法》《道德经》《易经》等则让我进一步领略了我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

参加工作以后很忙,虽然也还在看书,但阅读量明显少了很多。

结婚生子没多久,赶上国有企业改制,妻子失业了,家中经济顿时紧张起来。其时,我也面临诸多困境,急于为自己、为家庭寻找一个突破口。几经周折,我终于找到了,那就是翻译。那几年,我翻译的文章很受报刊欢迎,发表后还被转载。如今,我发表的翻译文章已近500万字了。其实,我的英语水平有限,仅仅是借助各种辞典能够看懂英文而已,译文做得好主要靠的还是中文功底,当然,这都得益于学生时代的阅读经历。

突然有一天,在翻译一篇文章的时候,我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不像以前那样顺手了,进行语言转换的时候思维迟钝了,一句话都要想上很久。我感觉到了累。虽然不想承认,但我清楚地知道,这几年光埋头翻译,几乎就没读过什么书,可以说,我一直在吃老本。

在那之后不久的一个冬日晚上,和一位记者朋友一起吃饭,席间,不知怎的突然谈起了陶瓷。于是就听他滔滔不绝地谈起将来,旁征博引,如数家珍,仿佛是给我上了一堂中国陶瓷课,我又佩服又羡慕……也就是从那一晚,我决定暂停翻译,开始读书!

由于多年翻译工作的积累,家中经济已经不再拮据,支撑得起我的读书需求。我一头扎进网上书店,淘起书来。早前因经济原因买不起的《唐诗鉴赏辞典》《宋词鉴赏辞典》《金庸武侠全集》《资治通鉴》《唐宋八大家文集》《约翰·克里斯朵夫》《莎士比亚全集》……全都买回家来。读书再次成了我闲暇之时最大的乐趣。周末下午,我总是用军用水壶泡上一壶金银花枸杞茶,带上几本书来到竹林里,静静地看,直到夕阳西下。

回首半生,因为爱好,读了一些书,算不得读书人,只能算个爱书人。但是,就是这么个爱书人,却有着一些臭毛病。我本身有洁癖,于书尤甚。买回新书,在打开之前是要先洗手,然后给它包上书皮,之后我才开始阅读。早年,我看书从不在书上写写画画,看到精彩的地方拿本子做摘录。因此,我以前看过的书如果不是岁月留下的痕迹,仍旧跟新的一样。但是这几年受到一些书友的影响,我也开始在书上勾勾画画了,并且记录下自己的所思所悟。也是因为这个臭毛病,在我有能力买书之后,我从不去借书看也不把自己的书外借。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爱书人几乎都有的臭毛病——喜欢向别人推荐自己觉得好看的书。2008年,我第一次接触到《遥远的救世主》这本书以及由其改编的电视剧《天道》,立刻被深深震撼。我读了一遍又一遍,从中学到了很多,悟到了很多。在这之前,除了《约翰·克里斯朵夫》,还没有哪一部书能够如此令我痴迷。正因为如此,我开始向亲友同事推荐,并买来送给他们,至今已送出去20余套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生阅历也逐渐丰富,读起书来也与年轻时大有不同,正如张潮所说:“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皆以阅历之浅深为所得之浅深耳。”

书读得多了,开阔了视野,增长了见识,陶冶了性灵,改变了气质,也丰富了我的人生。那一本本书,正如一盏盏灯,照亮了我人生的旅程。(李威)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