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精神文明网 看首页 道德楷模 嘉言懿行 查看内容

捐肾救妻诠释人间大爱——第二届全国文明家庭刘健家庭用爱守望相助

2021-1-19 10:33| 查看: 283428| 评论: 0|来自: 精神文明报

1月13日晚上21时,49岁的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合江门街道真武社区居民刘健与妻子陈顺英像所有平凡夫妻一样,坐在一起聊着家常,但与其他夫妻不同的是,他们之间多了一层特殊的联系,这便是患有尿毒症的陈顺英身体里那颗刘健在6年前移植给她的肾脏。刘健夫妻用爱与理解相互扶持、共渡难关,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人间大爱。2020年11月20日,在全国精神文明建设表彰大会上,刘健一家被评为第二届全国文明家庭。

突遭变故

一边照顾妻子一边挣钱

1992年,19岁的陈顺英离开家乡来到宜宾市打工,后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比自己大一岁的刘健。陈顺英回忆说:“处了一段时间后,觉得他脾气好,自己挺喜欢的。”1993年,陈顺英与刘健确定恋爱关系,并在相恋三年后结婚。

“那个时候,我们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生活虽然不富裕,但一家人相互扶持,日子平淡而温馨。”陈顺英告诉记者。婚后不久,刘健与其父母都相继下岗,家庭没有了经济来源,为了维持一家人的生活,1997年她在家附近摆起了烧烤摊,夫妻二人一起卖烧烤。“那时我们每天下午五六点出摊,一直要忙活到第二天凌晨四五点才能回家休息。”夫妻二人卖烧烤的小摊一直摆到2000年儿子刘沛鑫出生。

后来,刘健和陈顺英做起了报纸投递员,夫妻二人每天奔走在宜宾的大街小巷,为家家户户送报纸。“那会儿虽然工资不高,但一家人的生活平静而幸福。”刘健说。

然而,2013年4月的一天,陈顺英在给一家诊所送报纸时,免费测量了血压,测试结果显示她的血压高得离谱,诊所人员建议其立刻去医院做详细检查。几天后,陈顺英在刘健的陪同下前往医院做了检查,拿到的检查报告显示为尿毒症晚期。“当时他(刘健)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一直念着不可能,不可能……”陈顺英说道,随后他们又借了2000多元去成都的华西医院做进一步检查,被确诊为尿毒症晚期。

自此,陈顺英开始了一周三次,每次4个小时的透析生活。以前,陈顺英轻轻松松就能走楼梯回到7楼的家,生病后,她的身体越来越差,血压不稳定,时常晕倒,爬7楼对她而言十分吃力。刘健心疼妻子,便在2楼租了间房子,一边照顾妻子,给妻子做饭、洗衣,一边挣钱给妻子治病。

为了给妻子治病,刘健四处借钱,还兼职了两份工作,既当报纸投递员,又当快递员。每天凌晨四五点,刘健就骑上电动车分发报纸,送完报纸又继续送快递,一直忙到晚上十点才能上床休息。“那会儿就想多挣点,给妻子治病。”刘健说。

最好的礼物

给妻子一颗健康的肾

“换肾是最好的选择。”自从刘健从医生那里知晓这个情况后,便整天想着给妻子换肾的事情,但父母年迈,儿子当时只有13岁,于是,刘健决定把自己的一颗肾脏捐给妻子。

陈顺英起初是拒绝的,“因为他是家中的顶梁柱,儿子那时正上初中,婆婆患有糖尿病、高血压等多种病症,公公又年老体弱,我担心他少了一个肾,身体垮了,他垮了,我们这个家就垮了。”但最终陈顺英没能拗得过刘健。

决定捐肾给妻子后,刘健立刻去医院检查看配型是否成功。“我和老婆感情很好,早就把她当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一个肾脏就能救回她的命,划算的。”给妻子捐肾,刘健毫不犹豫,他觉得救妻子就是救自己。

“老婆,你有救了!”2014年6月,刘健拿着配型成功报告走出华西医院,迫不及待地给妻子报告喜讯。“从那天起,为了给我一个健康的肾脏,平时喜欢喝上两杯的丈夫便彻底戒了酒。只因医生说捐肾需要戒酒,为了我,他把20多年的习惯戒掉了,还每天坚持锻炼身体。”陈顺英说道。

2015年1月20日,是陈顺英做手术的日子。手术前,得知镇痛棒需要好几百元时,刘健为省钱而拒绝了,说自己是个男人能够忍痛。但他却反复嘱托一定要给妻子用,因为她怕痛。下午14时40分,刘健进入手术室,20分钟后陈顺英也被推进了手术室。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手术,刘健的一个肾脏被安放在了陈顺英的腹腔里,把妻子从死亡线上抢了回来。

刘健说,他是一个不懂浪漫的人,这么多年,妻子与他同甘共苦,他没送过她像样的礼物,而这颗健康的肾就是他给妻子最好的礼物。

最大的希望

与妻子一起慢慢变老

“我们都尊重儿子的决定。”刘健作出捐肾救妻的决定,父亲刘银贵一点也不意外,他对刘健说:“既然是一家人,就相互扶持,一起把困难扛过去。”不仅如此,老两口还拿出了仅有的4万元积蓄给陈顺英治病,年近七十的刘银贵坚持摆摊挣钱,补贴家用。

对于儿子刘沛鑫,一家人从未隐瞒过陈顺英的病情。“你妈妈生病了,爸爸又少了一个肾,以后不能干体力活,你就是家里的顶梁柱。”陈顺英说,公公刘银贵常常这样教育儿子。在夫妻二人的影响下,儿子刘沛鑫不仅乐观开朗,喜欢帮助他人,还经常利用假期参加志愿服务活动。“我大学学的室内设计专业,以后想给爸妈设计一个温馨的家。”刘沛鑫说道。

如今,距离肾移植手术已经过去6年了,因为失去了一个肾不能再做重活,刘健在各级有关部门的关心帮助下,现在在一所小学当保安,妻子陈顺英在一所中学担任生活老师,两人的身体状况目前都还不错。碰上两人都休息的日子,他们便会手牵着手出门,或去爬翠屏山,或去江边散步,或去菜市场买菜……“丈夫虽不善言语,却用行动表达了他对我的爱。我很幸运,能有这样一个好丈夫。”陈顺英告诉记者,下班时,丈夫总会问她累不累,下雨时,丈夫总会问她带伞没,做饭前,丈夫总会问她想吃什么……

虽然刘健和妻子的工资都不高,但他们都挺满足的。刘健说,他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和妻子一起慢慢变老。(记者  漆世平)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