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精神文明网 看首页 文艺百花 百花园 查看内容

庙街

2020-12-9 15:10| 查看: 34719| 评论: 0|原作者: 李艳(四川)|来自: 精神文明报

摘要 : “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岁月老人打了一个盹,将时间停在了成都平原的某一个地方,又在中国西部最大文庙的牵引下,用一部耐人寻味的《论语》,让无数像我这样喜欢在光阴深处踩踏的人走进了这条老街。老街舍不 ...

“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岁月老人打了一个盹,将时间停在了成都平原的某一个地方,又在中国西部最大文庙的牵引下,用一部耐人寻味的《论语》,让无数像我这样喜欢在光阴深处踩踏的人走进了这条老街。

老街舍不得孔圣人,干脆依偎在了文庙身旁——一条望不到头的古旧深巷,曰庙街。路面凹凸不平,常有雨水冲刷。高低错落的门脸、数不清的窗格,还有青石板铺就的条石小路……很像是有人毕其一生精力从天涯海角搬来的。

我想象中的漫长和悠远,似乎就在这条街上完整地保留着。

街巷里,多的是一待就是大半天的老人和孩子。老人们大多倚坐在沿街的石凳上,眯着一双老眼端详正忙于购物的年轻人,他们当年的购物欲望,现在已成回忆。孩子们手里拿着各种玩具,眼睛东张西望,追逐打闹的声音一声追着一声……我仿佛如多年前坐在教室里高声诵读孔子圣言,“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这来自遥远记忆的声音,又沿着我看得见的这条庙街,一声声地传了回来。我愿意天天来探望这样一群历经沧桑而又童真初绽的老人与孩子,我与他们一见如故。

庙街上一切都闲适而慵懒。做生意的人懒懒的,虽然摊位上货品琳琅满目,却兀自在一边有心无心地打着小麻将,待有人询问,才懒懒地放下手中的牌。游客也是懒懒的,或喝着盖碗茶懒懒地摆着龙门阵,或懒懒地注视着面前的牌局,仿佛他们既生活在其中,又置身于其外。

花非花,雾非雾,雾里看花,恍若隔着时光向你遥望。不知道,有多少双脚曾在我前面走过?赤脚、布鞋,抑或皮鞋?这该是一条雨巷吧?会不会不经意地遇到结着愁怨的丁香姑娘?

这可真是一条记忆中的老街。每一件物品,每一个人,都能帮你唤起记忆或一些与之相似的东西。

夕阳西下的时候,游人渐渐走散,很快便消失在黄昏的雾里。临街的门窗悄然关闭,只有街对角处一位纳鞋底的老妇还端坐在那里,她一只手上的粗针正艰难地刺向另一只手里厚如城墙的鞋底。拿针的手无肉,一层薄薄的皮肤,一抓一大把。

她是谁?是本地人么?她过着怎样的生活?

庙街就像一块海绵,拼命汲取着那些不断涌动的记忆潮水,并随之膨胀。

除去文庙,我对德阳知之不多。史书上有古蜀人在此创造了三星堆、绵竹年画,玉江河畔立有苏公笔,以及张栻、李调元……德阳的历史我至今还没有完全读完,但我相信,庙街上那位老妇手里没有纳完的鞋底,并不比德阳几千年的历史单薄。粗针似乎是几千年前蜀人铸铜时的模样,鞋底也仿佛已有几个世纪。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