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精神文明网 看首页 文艺百花 百花园 查看内容

温暖的冬天

2020-11-18 15:50| 查看: 85862| 评论: 0|原作者: 马庆民(湖北)|来自: 精神文明报

摘要 : 冬,既没有春的生机盎然,也没有夏的浪漫多情,更没有秋的色彩斑斓,难怪有人说,冬天是苍白的,萧瑟的。然而在我的记忆里,却有着不一样的冬天。儿时,老家的冬天特别冷,仿佛总有刮不尽的北风,下不完的大雪。尤其 ...

冬,既没有春的生机盎然,也没有夏的浪漫多情,更没有秋的色彩斑斓,难怪有人说,冬天是苍白的,萧瑟的。

然而在我的记忆里,却有着不一样的冬天。

儿时,老家的冬天特别冷,仿佛总有刮不尽的北风,下不完的大雪。尤其是到了晚上,更是会感觉到寒冷和漫长。那时候还没有手机、电脑等电子设备,因此,我大都是早早地吃了晚饭,然后,一家人就围在火炉旁看电视。父亲一边喝着茶,一边在火炉上烤着馍片,重复地讲述着他从军历程的辉煌、遗憾;母亲一边倾听,一边忙着穿针引线,似乎总有缝不完的棉衣、棉鞋;而我,为了能看到《射雕英雄传》而苦苦地与瞌睡虫“作斗争”,然而,每每当我好不容易熬到剧情开始,就抵不住困意进入甜美的梦乡。

尽管棉被很厚,很暖,但我还是习惯地瑟缩着身体。偶尔半夜醒来,总能听到屋外呼啸的北风,一遍遍地鞭打着秃顶的老树,有时那风会把塑料纸遮挡的窗户吹开,嗖地一阵钻进屋里,让我不得不赶紧将被子裹得更紧,更严。

早上起来,母亲已经把火炉烧得旺旺的,火炉边上,更少不了父亲烤的外焦里嫩、香飘四溢的馍片。

母亲一直勤俭持家,更懂得“秋收冬藏”的道理。在秋尽冬来时,母亲会用尽心思地“藏”。所以冬天里,我总是有吃不完的萝卜白菜、腊肉香肠,还有吃不完的猪羊牛肉。火炉上的铁锅里,总是“咕咚咚”地翻滚着,“咕噜噜”地冒着热气,让我们的日子过得无比温馨、温暖。

屋外的大雪映着屋里的红火,房檐上垂下来一尺长的冰凌,像极了一根根冰做的竹笋。我知道,这个时候,村口的池塘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可以招呼小伙伴们去溜冰了。

冰冻的河面,是孩子们最快乐的游乐场,不仅可以溜冰,还可以堆雪人,打雪仗,掏雪洞……欢声笑语常惹得一群群觅食的麻雀,来来回回地在头顶掠过。落在大树干枝上的喜鹊似乎不惧寒冬,不畏风雪,不停地在那叽叽喳喳地叫唤。冷风中,它的羽毛还是那么柔和光亮,随着叫声一翘一翘的尾巴更是像极了飘舞的雪花。

随着一声接一声地“回家吃饭了”,我们便欢呼雀跃,如同那些受了惊吓的麻雀、喜鹊一般,朝着熟悉、安全的地方散去。

守着屋里暖融融的火炉,吃着母亲做的热乎乎的饭菜,静静地看着屋外的雪花,心中便觉得踏实而温暖,我深知,这种温暖,就是来自于母亲的爱。

那些年的冬天,总晃动着母亲忙碌的身影,洗衣、劈柴、做饭……我每次问及母亲冷不冷时,她总是笑着说自己“怕热不怕冷”。长大后我才懂得,世上哪有不怕冷的人啊,不过是母亲不辞辛苦,默默无言地用那双冻得通红的手,揉碎了那些岁月里的寒,焐热了我生命中的凉。

母亲用身上积聚的无穷力量,为我赶走了一个个寒冬,从不停歇,就这样操劳了一年又一年,直到我印在雪地里的脚印越来越大,直到母亲的秀发染得像雪一样白。

如今,我生活在一个不下雪的城市,但每逢冬天,我都会想起被一场场大雪覆盖的故乡,想起火炉旁母亲忙碌的身影,心底便徜徉着无尽的温暖。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上一篇:梦里的故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