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精神文明网 看首页 文艺百花 艺术人生 查看内容

秋声入耳

2020-9-2 17:21| 查看: 51907| 评论: 0|原作者: 邓荣河(山东)|来自: 精神文明报

摘要 : “云天收夏色,木叶动秋声。”在梧桐树“簌簌”的落叶声中,天高气爽的秋徐徐登台了。寒蝉凄切,这话一点不假。夜风冷了,露水凉了,不善保养的蝉儿,在某个夜晚得了伤风。尽管如此,歌唱仍是它生命中的第一要务,不 ...

“云天收夏色,木叶动秋声。”在梧桐树“簌簌”的落叶声中,天高气爽的秋徐徐登台了。

寒蝉凄切,这话一点不假。夜风冷了,露水凉了,不善保养的蝉儿,在某个夜晚得了伤风。尽管如此,歌唱仍是它生命中的第一要务,不过那歌声没了盛夏的响亮,反多了几分悲切,增了一点凄凉,听着让人心疼。不过,也有欢快的主儿,生性泼辣的麻雀,就是其一。

当玉米开始呲牙咧嘴地憨笑,当高粱满面红光地招摇,田间的麻雀们便迎来了久违的欢畅。是啊,秋收的来临,意味着饥饿的日子将被暂时画上一个句点——不用为了寻觅一丁点食物,成群结队地四处流浪了。“叽——”从这片玉米地飞到那片玉米地,尽是些志得意满的惬意;“喳——”从这棵高粱落到那棵高粱,尽是些发自肺腑的欢喜。

随着夜幕的降临,作为琴瑟高手的蟋蟀们,在水足饭饱之后,个个在自家门口摆好阵势,举行“相约在秋季”的专场演出。别看蟋蟀们在白天那么沉默,到了夜晚则完全换了另外一幅模样,可以说是典型的“夜来疯”,惹得其它秋虫们也一时没了睡意,于是,或自觉或不自觉地也加入到了歌唱的行列。“唧唧——”这片草丛传来低嗓门的羞涩寒暄,“嘟嘟——”那个墙角则是口无遮拦的豪放。

“嘎——嘎——”进入秋季,原野的上空时不时地掠过些飞翔的大雁。尽管距离大规模的南迁尚有一段时日,不过大雁们是有心的主儿——为了南飞,一边寻找强身健体的秋粮,一边抓紧时日,训练初飞的儿女如何以最有力度的姿势翱翔。

“哞——哞——”秋收终于拉开帷幕,清闲的耕牛不住地表达焦急。不过,它的自荐不过是白费功夫,因为现代化机械的“突突”声,早已成了秋收秋种的主旋律。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