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精神文明网 看首页 文艺百花 最原创 查看内容

油坊飘香乡愁浓

2020-9-2 17:18| 查看: 311995| 评论: 0|原作者: 李勇(吉林)|来自: 精神文明报

摘要 : 乡村的榨油坊,像一颗锈迹斑斑的铁钉,立在村子的中心,经历了光鲜亮丽,经历了冷落消衰,在时代的变迁里沉浮起落。简陋而又古老的油坊,为乡间生活的烟火气增添了几分浓香。人们在土地上挥锄抡镐,回至家中,一勺油 ...

乡村的榨油坊,像一颗锈迹斑斑的铁钉,立在村子的中心,经历了光鲜亮丽,经历了冷落消衰,在时代的变迁里沉浮起落。

简陋而又古老的油坊,为乡间生活的烟火气增添了几分浓香。人们在土地上挥锄抡镐,回至家中,一勺油,便让艰辛的劳作有了犒赏,让一日三餐有滋有味。

油坊榨出的油有许多种,菜籽油、苏子油、花生油,我们那里的油坊榨得更多的是豆油。每个村庄都有油坊,多为两间,内间存放黄豆或成品油,外间则是操作间,一架榨油机,立在屋子中间。屋外墙上钉着油坊招牌,白底朱漆,醒目直接。墙外的立杆上挑着幌子,经年的风吹日晒,色彩渐趋黯淡剥落,虽然字迹模糊,却摇曳自在。

老油坊的榨油方式极其拙朴。黑漆漆的榨油机透着油亮,一根圆形铁柱贯穿中央,整齐的螺纹疏密均匀,斜斜地循环绕转。铁柱上下各有一个圆滑的铁盘,四周装有把柄,用来旋转。将黄豆轧碎后,放进大铁锅中蒸煮,然后撮到豆饼盘上制成豆坯,再一摞摞地送进圆盘中进行压榨。

说是榨油,其实叫“压”油更为熨帖。四五个汉子,光着膀子,赤着脚,在操作间里重复着单调的劳作:叉开双腿,前俯后仰,运足气力,握紧把柄,转动榨油机上面的圆盘,圆盘在闷声中顺着螺纹不断下压。汉子们的手臂、脖颈、太阳穴上青筋暴起,鼓动的血管涌动着静默的深沉。汗珠子早已悄然滚落,汉子们也顾不得擦,喊着号子,间或吼几嗓子二人转。豆坯在金属的挤压中吱吱作响,豆油汩汩而出,顺着沟槽,流入油池之中。

慢慢上升的油面漂浮着淡黄的泡沫,油池渐渐满了。榨油的汉子们停了手,立刻就有人递上毛巾来,那是个别心急又挑剔的买主,紧接着,又迫不及待地将油勺伸进油池,舀动几下,翻转勺把,将满载豆油的勺子擎了起来,眼里泛着光,注视着油亮的液体,又注入油池中,再舀起来,不厌其烦地认真查看。油勺在经年的油浸和摩挲中愈发闪亮,呈现出异常柔和的光泽。

临近傍晚,打油的乡人渐次多了,大家提着油瓶唠着闲嗑。油匠拎着油提子,俯身下去,油提子扎进油缸,再被缓缓提起,稳稳地端到油瓶口的油漏上,稍一倾斜,豆油便慢悠悠地流进瓶里。

而今,老油坊仍在,却早已落寞。昔日的喧闹定格在乡村影像中,伴着乡人辛勤的劳作,刻录进流转的光阴里。可榨油汉子们嘹亮的号子却时常破空而来,一声声地撞击着乡人的梦境,也激荡起那一抹萦绕我心间的浓浓乡愁……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