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精神文明网 看首页 创客聚 理论研讨 查看内容

略评《牛津共识》

2019-12-24 09:50| 查看: 107786| 评论: 0

摘要 : 略评《牛津共识》——28位明眼人的共识不是问题,创造创新才是问题!钱 宏  2013年1月1日和2013年5月4日,碰巧分别为元旦和青年节的晚上,我被邀请到“苍鑫读书会”(由一群北京艺术家、媒体人、学者、企业家自发 ...

略评《牛津共识》

——28位明眼人的共识不是问题,创造创新才是问题 !

 

  2013年1月1日和2013年5月4日,碰巧分别为元旦和青年节的晚上,我被邀请到“苍鑫读书会”(由一群北京艺术家、媒体人、学者、企业家自发组织),分别讲了《生態统领,共生为魂——十八大后中国的发展,从后发国家之“業”到先发国度之“態”的战略思考》和《中国梦,共生梦——重建政治伦理,共生理论实操》。我讲的核心问题,是中国与世界政治伦理的重建。

      由此,我又结识了许多新朋友,在我的电子邮件中,又增加了不少新的内容,有许多邮件的发件人,是我一时想不起名字的朋友。碰巧昨天收到一朋友来信,信中说到一个情况:9月4日晚,一份有28位学者签名的《关于中国现状与未来的若干共识》在互联网上发表。这份被称为《牛津共识》的文件,全文858字,分两部分,前半部分,是关于中国现状和问题的认知,后半部分,是关于“怎么办”的4点共识。

      近二十年来,具有自由主义、新左翼、新儒家和基督教研究等不同学术或思想背景的中国学人,公开达成共识,仿佛第一次。

  我首先要感谢这位朋友传递的信息!呵呵,自由主义、新左翼、新儒家和基督教,也许确实可以用来描述当下中国学界客观存在的四个比较温和的流派。我说他们“比较温和”,不只是学术态度甚至政治态度,还表示他们彼此虽有分歧还有交叉——尤其在一些政治伦理常识和对当代中国问题的表象认识上——因而在现实交往中这四个流派能相互包容和睦相处相安无事,进而成为众声喧嚣的网络时代相对边缘、安静而理性的学界主流。所以,这28位先生能形成一个《牛津共识》,我想还是情理之中的事。

  这位朋友进一步发问:为什么会有这个牛津共识?中国又到了思想与文化的十字路口,何去何从?左派向左,右派向右?中间派走中间?且自答:其实不管是左右中间派,不管他们认知的中国如何,都是爱中国的中国人,都是有良知的中国人,都是希望中国繁荣强盛的中国人,只是每个人选择的道路不同。世界真理只有一个,争论是因为争论的双方都没有找到让对方信服的理论和学说,或者双方各执真理的一半。

      他打了一个比方:四个盲人摸象,摸到腿的说,大象就象一根柱子,他没错,但是不全面;摸到肚子的人说,大象象一堵墙,他也没有错,也不全面;摸到象耳朵的说,大象象一把扇子,他同样没错;摸到象鼻子的说,大象就是一根管子,他也没有说错。大象到底是什么?大象是柱子,墙,扇子,管子的综合体!我们今天观察中国,不要犯盲人犯的错误,要全景式观看大象观察中国。

      我不知道左派摸到的是象腿,还是象耳;右派摸到的是象肚子,还是象鼻?但是我知道,不管是腿还是鼻,是肚还是耳,都代表不了大象(活体),也就更加代表不了中国(吾土吾民政经文活体)。即便是金灿荣式的“理性理解、理性分析、理性解决”中国问题,而非情绪化揭露中国批判中国。依旧谈不上全景式目光和全面系统地看待中国的问题,找出了解决中国问题的办法,因为事实证明金灿荣式所谓“理性”,多半不过是“以修辞替代逻辑,以立场选择事实”而已。所以“牛津共识”,是共识还是偏见,就要看与会者的包容性,是否包容不同甚至对立的看法,是否认可大象除了象柱子,还有一部分象扇子,而使命是有包容性,我想每个人都相信:认识中国比认识大象困难多了。

  这位朋友显然是在极尽褒扬的意义上,运用“盲人摸象”的古老寓言来说明,从单个盲人摸象,到群盲摸象,而且更可贵的是,大家坐下来相互交换摸象的感知,而不是各执一端争得面红耳赤,最后大家还达成了一个共识。相对中国以往的情况和当前那些极端流派以及网络意见领袖们的表现,能达成这样一个共识,真的非常非常不容易,难能可贵!

  而且,在当代中国政治语境来看,从摸石头(机会),到摸大象(活体),显然是从利益立场修辞口号,到思维方式和价值取向上的一个小小进步。

  可是朋友,也容我开个玩笑,问一个问题:大象真的是“是柱子,墙,扇子,管子的综合体”吗?不要说群盲摸象(其中自有难能可贵的妥协)达成的共识,即便是一众明眼人摸象,全景式观看大象,理性认知大象,再加上全息摄像技术“摸象”的结果,真的就能帮助我们了解大象这个活体的本质吗?再进而用更精准的解剖学,象我们常说的象“解剖一只麻雀”那样解剖一只大象,得到的结果就是大象、是中国的整体吗?显然不能,不是说“摸”“拼”“解”错了,而是问题就正好依旧出在这个“不错”里面:麻雀、大象、中国,都是活的整体,解剖式、拼盘式、打补丁式、摊大饼式的思维方式,只能触及表象,不能触及本质与活性机能(正如解剖学发现不了经络及其作为人体八大系统的主控系统的活性机能一样)。所以,任你是四分之一的真理、一半的真理、百分百的真理,终不等于真相。如果真理、共识等等就等于真相,进而就有公平正义、宽容和解,那就不需要实践检验、逻辑梳理、历史匡正了!

  历史是逻辑的展开,或者反过来,逻辑是历史的展开,从《关于中国现状与未来的若干共识》形成的4条来看,对不起,我只能说是这28位人士代表的自由主义、新左翼、新儒家和基督教的“若干意见”或“四点态度”,因为其“共识”的逻辑基础,不过是“人文主义”(自由主义的变体)或“民本主义”(民族主义的变体)的翻版,而人文主义正是将生物世界丰富多彩相生相克激励机制,堂而皇之地用于人类同类,形成社会达尔文主义、殖民掠夺、强权掠夺、征服改造自然的思想根源;“以民为本”怎么解释,也不能脱离其基本立场上的皇家、官家、自家人排他性(“四民”之外)的“打天下,坐江山”的本质诉求。

  人文(人本)思想、民本思想这两样东西,恰恰是工商文明(现代性、发展主义)出现增长的极限、对抗的极限、施恶的极限三大极限之际的当代人类,亟需认真反思重新整合与超越,否则,所谓公平正义、民主法治、宪政秩序、众生平等、普惠价值,尤其是全生態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组织建设,都是空文。

  一句话,当代人类必须重建政治伦理、经济伦理、社会伦理,不要想再“吃现成的”解决问题!

所以,从根本上看,《牛津共识》并没有触及到“当代”中国与世界现状与未来的时势脉动,因为其逻辑前提不过是既有范式(西方或东方)常识的演绎,而并不具有“当代性”。

      何况,自由主义、新左翼、新儒家和基督教四种准范式,并不能代表全部自由主义、平等主义、民族主义(及其各种变体)三大优秀思想传统的当代传承。最后,从当代性要求看,共识并不是人类最重要的价值诉求,共识不过是以牺牲差异为代价的求同,这个“同”与“和”是对立的,早在老子、孔子之前300年的伟大思想家伯阳父就提出过“和实生物,同则不继”警告,我们学富五车的学者们,不应当如此健忘。

      请允许我声明一下,刚才有朋友说我批评《牛津共识》是“群盲摸象”,我声明:我没有说写牛津共识的诸君是群盲摸象的意思,我只是就给我来信传递信息的朋友打的这个比方或引用的这个寓言,指出其局限性。因为大象显然不“是柱子,墙,扇子,管子的综合体”,而28位先生都是“明眼人”,这种打补丁式的加法思维本身形不成真共识,更无助于问题的解决! 

  共识,是企图在不同利益诉求及其意见纷呈中,搞所谓“求同存异”,结果往往是“强求同,而难容忍异”,事实上,所谓共识,比如所谓前些年流行一时的“华盛顿共识”、“北京共识”(雷默,2004),不过是外国人拿来满足一小部分中国人嘴欲的快餐式自慰性消费品。强求同(共性)而压抑异(个性)的所谓共识,必“不继”——道理很简单,同存在于异之中。

  共生(Symbiosism),恰恰需要行为上(非口头上)保持异,而趋向同,这个同是创造、创新意义上自然结果,是生机盎然的“和”,而非死气沉沉的“同”。所以,当代人类,不是共识问题,而是非共生与如何共生的问题?亦即基于发挥每个人的精神体能及其生命自组织力与外平衡力的创造、创新问题,是对以往思想资源的整合与超越问题。只要是真正的创造、创新,共识永远不是问题,因为人心是相通的,人“心、力和而共生”。是故,生命之源,共生一体。

  当渴望特权和支配改造他者的逻各斯文明(Logos-civilization),即将进入全生态社会共生圈的贺洛格文明(Holog-civilization)之际。人类正处于一次全球性历史大变局的前夜,亟需聚合东西方大成智慧,亟需镕建比剑更有力量的思想引领向前,这是一个迫在眉睫的时代诉求。

      任何囿闭于“西方中心主义”“东方神秘主义”或“中国中心主义”(含中国古已有之论)的思维方式与价值取向,都不足以解决当代中国和人类问题。所以,当代中国人注定要创造新的范式,书写历史,而不是被历史书写——去现成范式中去寻找安身立命之所。

      因此,我期待28位中国的明眼人将“中国向何处去?”的时代,转换为“中国何以处世?”(参阅《原德:大国哲学》P3-72,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12)

  今天,是我第一个甲子生日,我希望设立一个象征性的“全球共生思想银行”或“全球共生基金会”,推进“地球公民共生体”(Earthlings Symbiont)组织形態的建立和普及,我谨弘愿——

      愿:我们上揆天机,下接地气,中达人和,顺势而为,体行共生;

      愿:当代中国官民超越“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文化心態,走出成王败寇治乱循环的斗争惯习,存同尊异,和恊共生;

      愿:我们Live and let live,不再陷入Evil and let evil之无间道,一视为仨,和解共生,“道不同,亦相为谋”;

    愿:50、60、70、80、90、00、10后们心中怀日月,手足秀乾坤,超越小圈子,彰显大格局;

    愿:中国公权力走出资本垄断、特权操纵的方便法门,瘦身去瘤,重建社会,实现全生態通讯全开放、资源全自足、运载全覆盖趋零边际成本的共生社会目标;

    愿:大中华良智、文明、共生,与FRANCE自由、平等、博爱,与UK契约、宪政 、拓展”,与USA民有、民治、民享一道成为人类普惠价值;

  愿:全球众生相自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共生吉祥!

       愿:一切致力联合国改革及全球治理的机构与人士,共襄生成“全球共生理事会”(UN Global Symbiosism Council),并颁布继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之后的又一个历史性文献——《全球共生宣言》,地球生灵回归宇宙生命之源,共生一体!

  2013年11月2日于北京香山塔后身6号农舍


12下一页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