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精神文明网 看首页 思享库 思想史 查看内容

从智慧之爱,到爱之智慧

2019-12-17 11:35| 查看: 149574| 评论: 0

摘要 : 从智慧之爱,到爱之智慧钱 宏(Dean of InstituteforGlobal Symbiosism)一、哲学必须直面当代问题我十分赞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奥德蕾·阿祖莱在“世界哲学日”(World Philosophy Day)发表致辞时,提出的一个 ...

从智慧之爱,到爱之智慧

Dean of Institute for Global Symbiosism)

一、哲学必须直面当代问题

我十分赞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奥德蕾·阿祖莱在“世界哲学日”(World Philosophy Day)发表致辞时,提出的一个论断:“人类渴望了解周围世界并获得行动指南的需求,孕育了哲学。”这个论断,也符合我这个从东方大地上生长出来的哲学思行者的情感体验。

的确,哲学能帮助我们跳出当下的藩篱,带着必要的历史眼光和智慧高度,来思考我们所面临的各种各样的知识性与实践性问题。而且,人的这种哲学诉求,是一个伴随我们终身而无止境的过程,所以我们东方圣哲庄周不胜感慨地说“吾生也有涯,知也无涯。”这与苏格拉底为了激励我们互相学习,在浩瀚的知识海洋中共襄生活,说“我所知道的就是我什么都不知道”,有异曲同工之妙!

2013年第23届世界哲学大会开幕,William L. McBride主席致辞说:“世界失去了往昔的文雅和彼此的尊重”,但本届“大会的氛围将是欢快的”,因为它是为每个人、为这片神奇土地、为爱智慧的哲学而欢庆。

在过去的一千年中,特别是近500年来,世界最重要的历史运动亦即文化建设,是西方的崛起,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环大西洋地区的人们(即所谓西方人),经常从其他地方的人们那里秉承思想(精神文化)和技术(工艺文化),从而不成比例地引发并推进了包括东方国家在内的现代化和后现代化——发展主义的工商文明全球大变局,可谓成就斐然!

而在新的千年,人类继续在工商文明范式下即将走过20年,人们已经真切地感受到工商文明制造出日益积重难返的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自己关系的高度紧张与冲突,“全球性问题”层出不穷。人们普遍意识到,工商文明导向下的生活方式难以为继,无论是发达工业化国家,还是尚未完成工业化的发展中国家,都意识到要摒弃工商文明下的伦理价值认知、生产方式、消费方式,以及与之相适应的体制机制。于是,一种将生态文明改造或提升工商文明极具“当代性”的可持续发展思潮,几乎成为联合国及东西方国家的共识,在生态文明的标签口号上,地球似乎不再是分裂为西方与东方。

然而,我们面对的重大问题,永远不能在产生问题本身的层次上被解决。就是说,不能用跟造成工商文明问题的思维相同的思维,去解决生態文明建设的问题,那叫“缘木求鱼”。汤因比說过:“对一次挑戰做出了成功应戰的创造性的少数人,必須經過一种精神上的重生,方能使自己有資格应对下一次,再下一次的挑戰!”因为成功的模式和逻辑,会成为人追寻可能世界的精神拖累。所以,不是“路”的选择问题,而是“心”的格局,亦即精神上的重生问题。

生態文明形態涉及的两个根本问题——一是在思维方式上,如何将共生法则引入经济社会发展质量的评价体系之中;二是在价值观上,如何达到资源生产率的“终极效能=成本最低×幸福度最高”——都与哲学家们的当代慧命攸关。人类处于又一次历史大变局的前夜,亟需大智慧引领向前!

那么,哲学家们,真的意识到了自己的慧命和历史责任了吗?

让人遗憾的是,即使在世界哲学之都——雅典举办的世界哲学盛会上,我也基本没有听到解决当代全球性问题,引领人类走出困境的具有时代精神意义的智慧与方法,而似乎这样的想法和要求与哲学无关——各国权威机构的与会者,大多停留在从概念到概念的书斋之论,尽管也提出或指出了不少问题,却多属于“凡是过往,皆为序章”的老生常谈。

过往并不能决定当下与未来。联合国早在1980年代就提出:面对当代人类问题,我们过去的智慧和经验,已经不足以拿出有效解决方法,世界事务需要青年人参与(1985),特别是,倾听来自各国民间的智慧和声音。我之所以把“全球共生论坛”(GSF)的合唱DVD献给23届世界哲学大会,是要告诉世界:有这样一群中国人,在为世界的“一视为仨,和解共生”而莺鸣着……他们期待一种攸关思维方式与价值取向的行动上的声援。

可惜,联合国的这一时代呼声,至今没有得到有效回应——世界各国官方机构及国际组织,依旧生活在自己的惯习之中,或“生死时速”难以自拔,或漫不经心信马由缰,包括这次世界哲学大会!

让我们回到一个前提性的问题,即:什么是哲学?如果哲学家、哲人就是爱智慧的人,那么老实说,每当我听到人们说起philosophy这个词时,感觉除了爱(philo)智慧(sophos,包括很多美味的汁),它还有利欲与统治的意味,所以,并不都是特别好的感觉。而且,我的这种感觉,得到20世纪东方国家在“后现代化”过程中发生的种种“乌托邦悲剧”(可以追溯到柏拉图)的印证。

在东方语境中,我们的祖先将哲学的“哲”字,赋予过五种形态,分别为:“喆”、“啠”、 “嚞”、“埑”、“哲”。所以,哲人或哲学家,指那些具有卓越智慧能够呈现吉祥之人,如《诗》说:“其维哲人,告之话言”。同时,哲,又包含了如何制裁、决断,惩治不当行为的意思。所有这些含义,这意味着,哲学被赋予了一种妥善处理天地人、你我他诸般关系的责任。

东西方集合起来,用今天的话说就叫,哲学及哲学家,不仅要把握“实然”,还要指出“应然”,不仅要洞悉“必然”,还要追寻“或然”,如此,哲学就是一种“全息性”(Holos)而不仅是“逻各斯”(Logos)的学问,哲学家必须同时关注“形而上”(如符号、宗教)、“形而中”(如数学、逻辑)、“形而下”(如科学、技术、工艺),不能囿闭一隅,满足于“片面的深刻”。

然而,我听到许多学者在谈论哲学与科学、哲学与宗教、哲学与政治、哲学与技术的界限及其五花八门的学科性划分。我认为这种划分本身就是问题,其结果,将使哲学和“哲学同行”脱离生活实际,成为书斋里的游戏,或把人类生活继续隔行如隔山地以“文、理、工、医、农、商、军”的学科划分,以及将人类生活切割、割裂为似乎彼此互不关联的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组织、生態建设,最后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地囿闭在一个个小圈子、小格子里,制造出一批又一批“三季人”“二季人”“一季人”,而与全季候人“道不同,不相与谋”。

以我的观察、冥思和人生体验,哲学并不是学科问题,而是生存方式以及生活方式再选择的可能性问题,是活体(宇宙天体、地球生灵、人类社会)问题,是富有精神体能与生命自组织力与外平衡力的人、事、物的关系(至少是主体间性)问题。

上天有好生之德,因为生,就有生的方式、方法,即有其生存之道,道由德生,万事万物各有其道、各行其道,道道与共而不相悖,方为天地之大德、原德。这是自大爆炸以来,宇宙天体、地球生灵、人类社会自组织生成,且又恊和万邦的共生法则——生命之源,共生一体,存同尊异,动態平衡(The Origin of Life, Growing by Symbiosism, Pursuing  Diversities while Reserving Similarities, Keeping Balance in The Dynamic)。我相信,能够把握实然、指出应然、洞悉必然、追寻或然,且能够贯通于形而上、形而中、形而下的哲学家们的最高智慧,是共生智慧。

在这个意义上,我同意莱布尼茨的表达式:我们的宇宙,在某种意义上是上帝所创造的最好的一个。或伏尔泰式的表达:人生在最可几的世界。

哲学的生命并不在它的真理性,而在于它的智慧性和情爱性。有网友提问:“真理定义是什么?他是否也和科学一样是人类创造的工具?真理的判断依据是?”答:真理并不等于真相,真理依条件而定,造就一定的条件,就必有一定的结果,所以真理是一种确定性,也是规定性的反映或表达。这样的真理性表达,可以称之为“哲人之石”或“金手指”。真理的判据,是在一定范围内的动态条件(包括人的实践)。但是,伟大的斯宾诺莎发现了真理的边界:规定即是否定!

哲学家关注的,永远是从情爱出发,如何智慧妥善地处理人与自然、人与人(社会、国家、人际、国际、族际、教际、代际)、特别是人与自己(身心灵)三大关系。在这个意义上,哲学不能一劳永逸,不能独尊宗一,真正的哲学是时代精神的精华,是文明的活的灵魂,是哲人们对可能世界的追寻——是从智慧之爱,到爱之智慧的历史跃迁!

当代哲学家们,注定要自创范式,而不是在现成范式(西方中心主义、东方神秘主义、中国古已有之主义)中寻找安身立命之所!

二、爱之智慧即共生智慧

事实上,哲学家们的探索,一路走来,恰好显现了一个“从智慧之爱,到爱之智慧”的过程。

前面说过,智慧之爱,就是古希腊人说的philosophy(爱智慧)。这里除了爱(philo)智慧(sophos),其实,它还有源自人们对迈锡尼时代菲利士人“利欲”的看法与源自波斯人“统治”的意味,所以,爱智慧,意味着从我出发,把“自我”作为主体,通过智慧的方式,包括逻辑的、话语的、政治的、制度的、武断的、暴力(含生態战争)的种种工具手段,将Other他者(他/她、牠、它、祂)作为客体,来进行“无间”“无差异”的整体统一的规范、征服、教化、支配。

那么,爱之智慧,则是把你、我、他(含她、牠、它、祂)互为主体的间性(Inter-subjectivity)、间道(Inter-civilization)共在关系和共生过程,看作是第一位的规范,即以爱(philo),去规范智慧(sophos)及其工具手段、工具理性的价值取向,亦即以“他者的规范”,以普惠共生(GSP Symbiosism*)价值观为逻辑、话语、政治、制度、文化、人性、利益及各种各样的知识经验即所谓“硬道理”导航,从而将“爱之智慧”贯通于将形而上之道,形而中之和,形而下之器三界全过程。

我们不妨把philosophy倒过来,变成“sophophily”,以强调智慧是为了爱,而非爱为了智慧。

爱之智慧,就是共生智慧,也叫“间道智慧”。

我们把这个富有“爱之智慧”的新哲学,命名为中文的“共生”。这里,共生之“共”,讲的就是包容共享共容、是平等平权动態平衡,“一视为仨,存同求异”,也叫“道不同,亦相为谋”;共生之“生”,讲的是“天地之大德”,是“天道、地道、人道”,也叫别开生面的“生命自组织灵动力与外平衡力”。

共生智慧即爱之智慧,启示我们,人世间的事,大凡就一个约定的“约”字。共生场论认为,从物理星系的运行,到生命组织的繁衍;从佛陀拈花微笑,到基于四大福音的新旧约;从存同尊异和实生物,到男女恋爱生育繁衍;从文字语言的使用,到软硬通货的融通,一切皆为共生约定而俗成!

因而发现和遵循共生法则,也是当今地球公民(Earthlings),全体共生、全息共生、全球共生,化解冲突,永续和平的智慧、情怀与格局。有了这个共生约定,无论我们处于强势、弱势,优势、劣势,都会实时提醒我们,怀着敬畏之心:不要把自己的地板,当成别人的天花板,也不要拿别人的天花板,当自己的地板,所以,一视为仨、顺势而为,体行共生为美,从而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共生吉祥。

离开共生约定的一切自由基,要么被机体消除,要么终将导致机体解散,走向黑洞深渊“无间道”(Infernal Affairs)。唯有共生的间道智慧,才能点燃我们的心灯!

我们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盏共生智慧之灯,我们的慧命,就是呼唤大家相互点燃,相互照耀,共襄生长,形成千灯互照,光光交澈之势,获得成本最低,尊严感最强,幸福度最高的生活方式!

我们不妨用一个英文“symbiosism”,对译中文“共生”或“共生主义”。Symbiosism的前缀“sym”,意为“共襄互利”“和……在一起”(together),“bios”意为“生物”及“有品位的生活方式”(style of life),而后缀“-ism”则是“主义”或“忠实于某些原则系统”之意。

共生(Symbiosism)思想,渊源于公元前8世纪中国伟大思想家伯陽夫的“和实生物,同则不继”,19世纪后叶德国生物学家德贝里率先将希腊Symbiosis引入生物学,并在俄罗斯、美国、日本植物学、微生物学、医药学、人类学、社会学、经济学、管理学、建筑设计中逐渐展开,当代中国学派的全球共生(Global Symbiosism)思想则可看作是一种人类文明及时代精神活的灵魂的新综合。

共生哲学的生成语境与概念内涵

背景:共生思想是随广义生态学及人类生态文明建设需要,应运而生的思维方式与价值取向;

外延:共生思想是指古今中外一切共生关系形式的概念、理论、方法;

内涵:共生思想是揭示人、事、物(宇宙天体、地球生灵、人类社会)自足而又非独存之活体间共襄生成的存在方式与运行法则。

本体论:生命之源,共生一体,没有敌人,只有病人,如有敌人,就是自己;

认识论:一视为仨,和恊共生,取象-抽象-意象,不舍弃任何人,不对人事物作是非、好坏、善恶、君子小人的形而上学预置,一切都在关系过程共生场中显现其千差万别丰富多彩的本质属性,又反身关系过程共生场;

方法论:道不同,亦相与谋,和实生物,同则不继,相辅相成,相反相成,赎福共生;

价值论:超越小圈子,彰显大格局,没有绝对的垃圾,只有时空的错位,人人皆可追求成本最低幸福度最高的生活。

共生哲学的四大品性(结构功能)

一是可再生的概念构建框架:天地之大德曰生,圣人之大宝曰位;

二是可形成思想气候的普惠世界观:顺势而为,体行共生,生态统领,共生为魂;

三是可走心体行一以贯之的意识形态:良智(mind)、文明、共生;

四是可践行的当代性生活:健康、简约、高尚、富有尊严而可持续幸福地休养生息。

如何把握共生四大品性的现实运动?

把握共生四大品性现实运动的关键,是对人事物作出恰当的时空定位,在本位(质能信)、阴位(势能)、阳位(动能)的自组织互动关系中,从多维度把握人、事、物活体关系的实存性、价值性、不确定性、开放性和反身性

实然:认知者、觉知者,未经审视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认知(智慧)功能优先于参与(愿行)功能、操纵功能,尊重真相、真理作为思维方式的一个承诺;

应然:参与者、操纵者,审视生活后的价值取向规定认知者的行为方式,即参与、操纵功能决定行为方式的价值承诺,这一承诺对“知行合一”提出了挑战;

或然:由于关系过程总在变化中,完美的认知(perfect knowledge)与净效应(net effect)是人的智能很难达到,为思维方式与行为方式的不确定性,亦即可能的悬念,这并不完全是坏事,没有悬念的生活不具有审美价值,为认知与参与者驾驭开放性的共生智慧、担当、格局留下了可为的空间;

必然:正是或然性给共生智慧、担当、格局留下的可为空间,使人们在自然、自由、自在的生活过程中达到认知和参与、历史的与逻辑的、合规律性与合目的性的统一,而无限臻于完美,即参与者自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共襄生成。


123下一页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