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精神文明网 看首页 思享库 思享会 查看内容

共生就是对内开放赋能

2019-9-16 09:56| 查看: 432636| 评论: 0

摘要 : 共生就是对内开放赋能 ——清晰的逻辑,适宜的方式、明确的目标钱宏这里梳理一下当下中国问题的逻辑、基本制度变革的方向、适宜的变革方式和明确的价值目标。 清晰的逻辑理路在讨论“什么样的制度能够有效激 ...

共生就是对内开放赋能

              ——清晰的逻辑,适宜的方式、明确的目标


 


这里梳理一下当下中国问题的逻辑、基本制度变革的方向、适宜的变革方式和明确的价值目标。

       清晰的逻辑理路

在讨论“什么样的制度能够有效激励创新”,分析“中等收入陷阱”和回答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原因时,香港大学《国之基金》经济学讲座教授许成钢直截了当地指出:内需不足,导致经济下行,累及创新不足

内需不足的原因很简单:全体国民收入与国民经济总值占比超低——不只是人均GDP才美国的五分之一,是人均收入全世界最低!国民收入,居民消费就偏;居民消费产能产品就过剩产品产能过剩经济就不能增长。

许成钢认为,解决人均收入GDP占比超低问题,需要解决非常基本的问题。而且,不是一般的政府调节(如二次分配、精准扶贫)或强化市场调节(如营商法治环境)和政府规划(如顶层设计),甚至不只是“依法治国”(因为官方可以“选择性执法”)。这个基本问题,基本到“基本制度的改革或变革”。因为,正是中国现行基本制度的对内封闭,“使得各级政府以各种方式收集的财政收入,其增长速度一直快于GDP的增长速度”,形成政府收入对居民收入的挤占与居民收入占比超低,客观上导向“官与民争利”而“民无维权”之力的封闭格局。

那么,通过基本制度变革,向公人均收入占国民经济总值比例开放升。这个比值上去了,内需自然上去,经济发展前景,以及内在于开放的政体、经济体结构之中的创新空间广阔了。因此,基本制度变革,应当叫“开放改革”,这个逻辑理路简单明了。

       什么是基本制度?

开放改革,主要是指对内开放,以对内开放来促进和规范改革——基本制度变革。问题在于,什么是基本制度?基本制度并不只是经济增长,基本制度包括一个国家或地区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组织基本生态的结构性设定。比如我们通常讲的“国体”“政体”“经济体”开放或封闭的功能表现,指的就是基本制度。

同时,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基本制度“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基本矛盾是否处于内外开放的“共生態”决定,中国的特殊性在于,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这对基本矛盾的“非共生態”,表现为“官本位与民本位”或“孰公孰私”基本矛盾的非共生態。这一基本矛盾的非共生態,可以向上追溯到秦汉。

当代中国的基本制度,依然是“庞大上层建筑与超负荷经济基础的矛盾”即“官民矛盾”“公私矛盾”这一基本矛盾决定。所以,基本制度的适宜不适宜,就看对于这一矛盾的认知方式和处理方式。

我想特别请方家注意的是:尽管中国宗法社会农耕文明在器物层面,最近三四十年间被“权控市场经济”(工商文明)的中国模式冲击得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但是,在“官民矛盾-结构”或“公私矛盾-结构”的基本制度及其“官本位”的价值观层面,却奇迹般地经过“意识形态换装”(含“官=政府=国家=执政党=公=代表民”一系列概念偷换)后保留下来了。

我们发现,尽管西方近代社会以来,也许的确经历了斗争史观(梯叶里)、文明史观(布罗代尔),并将经历共生史观(共生学人)所指称的历时性情势,但是,中国的基本矛盾,从来不是,也不可能是西方近代社会的“阶级矛盾”“阶级斗争”。因为,既是“阶级矛盾”“阶级斗争”,社会必是可用“组织形态”进行划分,比如马克思指称的有着多重先进性的“工人阶级”或“无产阶级”,以及“资产阶级”“大资产阶级”等有组织的社会力量,而在中国,除了官家是有超强组织的社会力量,所谓“士、农、工、商”之民,并没有形成与官家相抗衡或谈判权的社会组织力量。正因为如此,时至今日,我们中国大陆不同职业的公民、国民、人民仍然处于社会自组织力异常脆弱,因而面对强势官家、资本家侵权时既没有谈判权,也没有“维权行为”合法性的任人宰割境地——直白地说,我们号称“社会主义共和国”却基本没有社会,因而也没有真正的共和——这是当代中国一切问题的总病根。

根据这一发现,如果“重写《中国近代史》”(分成这样三个个阶段,即“从汤若望-康熙,经莫理循-袁世凯,到雷默-胡锦涛”),将是一件有趣的事儿。

幸运的是,“官民矛盾-结构”或“公私矛盾-结构”的基本制度及其“官本位”的价值观,经过1911年的和平革命、1949年的暴力革命和1978年以来“权控市场经济”四十年的改革开放,如今真正共时性地走临界状态。

明乎此,我们讨论基本制度的改革或者变革的对象和方向就很明确了。

       适宜的变革方式

但是,基本制度变革的方式方法和价值目标不同于秦砖汉瓦式变“封建制”(主仆矛盾结构)为“郡县制”(官民矛盾结构)后的两千年改朝易姓-治乱循环的方式,即不是社会暴力的方式,不是一部分人对另部分造反、起义、杀恶的暴烈行动的方式(所谓“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可以牺牲少数人”的激烈行为),这种方式的结果,就是两千年间在今天被称之为中国的土地上,打了大小战争6千次,占世界战争总数三分之一。而且,经常是过七八年、数十年又来一次,这还没有把各个王朝更迭后太平盛世中因政权换代、换届的宫廷权斗,而诛灭牵连帮派、族群人数计入其中。秦汉以来人口灭杀一半,甚至三分之二的造反、起义式大战乱至少14次。

在进入现代政治文明的当口,中国人再也不要经受这样的灭杀方式来改变基本制度!

当代中国,有条件继学习西方工业、技术、生活方式的“器物革命”之后,完成基本制度和价值观的革命性转型!

当今中国基本制度变革的方式方法和价值目标,应当是也能够是:社会共生的方式——既能切实改变“官民矛盾结构”,完成工商文明平抑权力、资本,建立名副其实的立法、司法、行政民主共和结构”(亦即有社会、有共和的“社会主义共和国”国体、政体、经济体),以达全体公民发挥生命自组织与外平衡能力的机会均衡效果,又能进入生態文明不舍弃任何生灵的内外开放的官民共生结构

其实,对于没有社会、没有共和这一中国社会“总病根”,更政治化的表达,叫做“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毛泽东、邓小平、习近平语)。而医治这一总病根的方式方法,既然不是革命、继续革命和不断壮大“权控市场经济”的改革(有偏“改恶”和偏“改良”之分),而是内外开放的“人民中心,重建社会;瘦身去瘤,培元固本;生態统领,共生为魂”这一新三大法宝(参阅2015年1月21日出版的《经济要参》)。

       明确的价值目标

因此,基本制度变革价值目标,就十分明确,就是着力于对内开放释放国民、国土生命自组织力与外平衡力,改变和完成“秦后”两千年政治、經濟、文化治乱循环的社会转型,成为一个现代正常国家。

再具体一点说,就是对内开放赋能,建构一种全生態社会的零特权、零歧视、零壁垒“三零”制度。让全体人民、国民、公民自组织获得物质资源、精神资源、信息资源,有个性差异地满足衣、食、住、行、信、教、医、养生活诉求,以便中国公民率先全球获得“生活方式再选择”的机遇——融入即将到来的世界性“通讯全开放、资源全自足、运载全覆盖趋零边际成本的共生社会”!



       一则关于白左、黑右、红左、白右对话

国家商务部网站上公布的数据表明2017年1月2019年6月,两年半以来,显示:香港在大陆投资占全国外资实际使用占比,分别为高达:75.5%、71.1%、70.8%。全国每年来自香港投资占比达如此之高,香港又不印美元,钱从哪里来?当然离不开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独立关税地位。那些“香港就算失去独立关税都是可以被牺牲”的言说者,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站着说话不腰痛!好在这些信口开河者影响力不大。

shu儿 @Symbiosism  您老只要不提共生这两个字,其他的言论我还真愿意听

Symbiosism @shu儿 你这是表扬我呢,还是批评呢?我就纳闷,你为什么就不承认是自己硬把共生拉到自己被既有意识形态洗脑的那种理解上去

shu儿 @Symbiosism  渔村是某国红色拳跪喜钱的地方。洗白了再法进来,就是歪锅头资了亲爱的,西方白左的共生也是我接受不了滴给您个视频供您思考

Symbiosism @shu儿 你不用给我看任何东西,我想诚恳地对被现行意识形态洗脑而歪曲共生思想的朋友:无论你是红左,还是白左,无论你是黑右,还是白右,只要认定自己是唯一“政治正确”,就都没有跳出“只要自己活不要别人”的强人窠臼,因而,红左、白左、黑右、白右中的任何一种政治派别,都不比其他三种多一点认知真理、多一分优先的公理,多一丝存活的法理。所以,我们经常遇到白左、黑右、红左、白右们,不但没有共生,而且不待见共生,甚至讥讽和反对共生!

但是着眼于生命活体间存在方式的共生思想,因其富有大智慧即明世间得失、因缘果报、大无畏(即能病不忌医,超越我执)、大慈悲即能人我一如,间道共生),不会轻言“敌人”舍弃任何人,包括白左、黑右、红左、白右,因而都是共生思想开示和眷顾的生灵,所以,一旦某种基本制度出现临界状态,必当尽心尽力“顺势而为,体行共生”!

       共生的逻辑非常明晰

大前提:共生就是共襄生长,即在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生活上,自己活(live)也让别人活,不要自己邪恶(evil)也让自己邪恶,以避免要么在一国一地开历史倒车,要么连累人类大家包括其他地球生灵同归于尽。

中前提:白左、黑右、红左、白右的政治诉求,从目的到手段,都存在鲜明的“只要自己活不要别人活,而自己邪恶也激发别人邪恶”,即“你死我活”的相同属性。

所以结论:白左、黑右、红左、白右都需要改变,通过自我觉悟践行“要live,不要evil”的共生智慧,以避免一国一地区开历史倒车,或人类及地球生灵同归于尽的结局——地球第六次大灭绝。

shu儿 @Symbiosism  觉悟需要24字价值观的哼哼教导吗?

Symbiosism @shu儿 说你被洗脑了还不自觉,看来文宣机构还是很厉害啊,硬是把24个字嵌姑娘的脑子里要么“歌德”,要么“缺德”

shu儿 @Symbiosism 我想说的是,你的共生需要人人觉悟,就如同官方宣传的24字核心价值一样,只能挂在墙上欣赏

Symbiosism @shu儿 共生是每个“有生命的个自己的事,不共生就可能共死,不象比24字里面“爱国”,如果超越个人真实情感的自然流露,就需要强制尽管强制也没用,因为不爱国挂在嘴上你照样活,而不共生,立马会在一系列私人生活中出现麻烦,比如爱爱压抑,比如同质化竞争等等共生只是告诉大家:存同尊异,从间道中找生路,不要陷入人际、群际、国际、洲际、代际、星际关系的无间道(无间地狱)!

所以,叫做“间道共生”。这是每个人要根据自己所处时空处置和关系的实际,没有一程不变的办法,没有任何人可以代替你自己,就象吃饭或上洗手间必须亲自去一样

为此,中国现在最需要的不是对外开放,而是对内开放。学习引进器物层面的对外开放,已经走到尽头,没有释放内部生命活体的自组织力与外平衡力的“对内开放”,搞再多形式主义的“自贸区”都无济于事。

所以,我们有一句话,2012年从中国北京“全球共生论坛”,讲到印尼棉兰“第六届国际儒学大会”,讲到2013年雅典“世界哲学大会”、波茨坦“莱布尼茨研究所”、伦敦“马克斯·韦伯与中国国际学术会议”,讲到2014年台湾国立中正大学“第三届全球共生论坛”,就是:当代中国人注定要自创范式,而不是在现成范式中寻找安身立命之所。何为现成范式?现成范式,就是我们中不同的人仰赖其生活的西方中心主义,或东方神秘主义,或中国中心主义所指称规范的生活方式。

社会共生、全球共生,就是对内开放赋能,亦即人类未来生活方式再选择”的可能规范与价值观。

 

陽子哥2019年9月11日于辽东湾童心公寓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