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精神文明网 看首页 思享库 思享会 查看内容

如何避免“赤字通胀叠加效应”?

2019-8-6 11:30| 查看: 131411| 评论: 0|原作者: 钱宏

摘要 : 2019年1-6月全国财政收支情况(信息源:财政部国库司)一、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支情况(一)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情况。1-6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07,846亿元,同比增长3.4%。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1,589亿元 ...

2019年1-6月全国财政收支情况(信息源:财政部国库司)

一、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支情况

(一)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情况。1-6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07,846亿元,同比增长3.4%。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1,589亿元,同比增长3.4%;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56,257亿元,同比增长3.3%。全国税收收入92,424亿元,同比增长0.9%;非税收入15,422亿元,同比增长21.4%。

(二)一般公共预算支出情况。1-6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23,538亿元,同比增长10.7%。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支出16,890亿元,同比增长9.9%;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06,648亿元,同比增长10.8%。

收支差为:-15,692亿元=107,846亿元-123,538亿元

二、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支情况

(一)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情况。1-6月累计,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31,781亿元,同比增长1.7%。分中央和地方看,中央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1,989亿元,同比增长3.5%;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本级收入29,792亿元,同比增长1.6%,其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下降0.8%。

(二)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情况。1-6月累计,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37,150亿元,同比增长32.1%。分中央和地方看,中央政府性基金预算本级支出874亿元,同比增长8.1%;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相关支出36,276亿元,同比增长32.8%,其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安排的支出增长11.5%。

下表显示:2019年1-6月全国财政收入除上海外“全国山河一片红”。2019年1-6月中国各省市支出增速远超收入增速。两年前还有5省财政盈余,供养全国,今年只有一省(市)财政盈余。

究其原因何在?归咎为中美持续贸易战,是件很容易的事。但是,火烧连环船,岂是蒋干一人之误?

拉开5 年、10年、20年,从中国畸形经济结构看,问题不在外,而在内,在中国政体、经济体内存在的“庞大上层建筑与超负荷经济基础基本矛盾”长期冲突,导致使然!请参看《如何走出“转型中期陷阱”?》(刊《经济要参》2018年9月19日)。

2011年9月3日,在友谊宾馆嘉宾楼,我作为《改革内参》高层报告特约研究员就“中国未来十年的改革前景”主题发言时,我写了一幅对联(收录《中国:共生崛起》P135-143,知识产权出版社,2012.5)。我预警中国集团官本位的权控市场经济“渐进式改革”,或“中国模式”将出现:比“市场滞胀”更加可怕的“政府赤胀”。

政府赤胀=财政赤字+通货澎胀

当然,目前通胀率从2014年7.5%、2015年12.8%,降至2018年目标5-7%、2019年预期4-6%温和通胀(世标5-10%),但我国历来以3%为通胀率目标,赤字既至此,通胀率能避免破10%吗?

我指出走出“赤胀赛滞胀”局面的“思想-制度-实践”法宝,就是两个字,曰:共生(Symbiosism)!

经济学家赵晓发来这张图,并发问:“赤字与贪有关吗?”

我想,贪与赤字,“个贪”关系不大,还可能促增GDP(为了寻租巧立名目规划扩大投资)增加财政收入。“结构性贪”就关系大,各级各类政府准政府官僚的分散创租,即在每个局部公共支出上的抽租行为,都可能增加支出总量。

結果,財政部必然要人行放水以緩解流通、投資不足,这就是人民币以GDP增長的两倍数增长的原因,大量放水印钞,也是中國大陸政府与民争利(让居民存款缩水)转嫁赤字和债务危機的手段之一。顺便说一句,中国政府也有做得巧妙的部分,即控制住一般居民消费品价格,使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保持在社会稳定范围内,短期内,这不失为把通胀率控制在相对低位的一大秘诀!相比而言,美元基本保持在GDP增長的0.9。因為,印美钞权象定价权一样,不在美国行政当局手里,美联储、国会等要保护美元的世界信誉。赵兄说呢?

这样,就出现了中国特有的财政部与人民银行“互怼”奇观。我注意到,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徐忠2018年7月13日发表《当前形势下财政政策大有可为》,表示央行对于“灌水”身份,已经腻了,不想再背放水的锅。但财政部也是有苦说不出,三天后,财政部的青尺反唇相讥《财政政策为谁积极?如何积极?》:能否将赤字规模与积极财政政策的力度简单等同起来,地方政府对于新增隐性债务是否应该继续兜底,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应当如何紧密配合、协调制定政策和确定力度。一篇题为《这才是中国经济的终极秘密(2016年财政收支揭秘)》的文章指出“赤字之国”、“地产依赖”、“大国破产”等严峻情势,并不危言耸听,但作者并没有指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如果除了发公债、印钞票之外,中国政府真的没别的办法,那结果,不正是印证了我八年前有关“政府赤胀:财政赤字+通货澎胀”的政治经济双重危机预警吗?

中国今天遭遇的这一“政府赤胀”与“转型中期陷阱”的叠加效应,用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解释,不就是我们从中学到大学政治课上耳熟能详的“以革命的名义”所揭示的“庞大上层建筑与超负荷经济基础的基本矛盾”?这一基本矛盾作用下,各级政府及国企唯一可能用得上的法宝,就是在经济、政治、社会上对这片国土、人民等一切资源实行绑架性和毁灭性的“全面负债经营”。只要是为了发展,为了GDP增长,中国官员就敢于让中国社会、环境、国家、国民及其子孙付任何代价,因为,中国官员拥有世界独一无二的“三个硬道理”+“三大优势禀赋”。三个硬道理是:第一个是部门、行业所属的所谓“国有制”,第二个是GDP政绩考核标准,第三是习惯性抑制社会组织创新(甚至抑制政府组织创新);三大优势禀赋是:资源不对称优势、信息不对称优势、权责不对称优势。这既是中国政府(官员)的比较优势,也使其陷入“萧何等式定律”。

此表450万亿与朱云来先生披露的600万亿已经是保守数据

正是这一基本矛盾的基本国情面,决定了中国财税制度、产权制度、分配制度、教育制度、医疗制度、社保养老制度,以及金融政策、产业政策、安保政策的“官本位”价值取向偏好“全面负债经营”。

也就是说,解决“庞大上层建筑与超负荷经济基础的基本矛盾”,是中国继续全面深化改革的牛鼻子!这一“官本位”偏好与价值取向的制度及政策,正是导致我国由于2001年低门槛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而暂时掩盖、缓冲的基本矛盾及其主要矛盾,终因“15年保护期限”已过,在各级政府控制的“诸侯经济”、部门控制的“王爷经济”、大国企控制的“垄断经济”作用下,我国经济结构依然不合理不平衡、社会自组织力量依然薄弱、国际贸易争端接踵而至,“政府主导市场配置加出口导向”(袁绪程)权控市场经济循环链,必然会在持续推高的“债务危机”中断裂,进入总爆发周期——其表现就是市场、政府、道德在社会生产-交换-生活上的“三重失灵”,以及“郭于华‘制度-文化-人性’恶性循环”现象(“须弥寓于芥末,现象即为本质”,世上没有脱离现象的本质,所以,形而上学或修辞学诡辩者,请在这里打住!)。

人民日报2018年7月31日发表署名文章,作出“社会主要矛盾没有改变我国基本国情”的论断,并提倡“在坚持问题导向中开创事业发展新局面”。

那么很好,中国接下来“问题导向”的改革或改良重心,依然是解决“庞大上层建筑与超负荷经济基础基本矛盾”,亦即“官本位问题”——“官生问题”!

从国家治理上说,这种“政府臃肿-减税增收--官生管理民生服务”不可兼得的“不可能三角”,可以看作“去杠杆-防风险-扶实业”不可兼得的蒙代尔“不可能三角”的升级版——政府赤胀升级版。

政府赤胀之“蒙代尔-陽子不可能三角”

今天,恕我直言,患有“左派幼稚病”和“右派狂躁症”的各界人士,应当意识到:中国执政党没有象朝鲜那样明目张胆地摒弃马克思主义,去强化与全球互联的生態化时代背道而驰的“领袖主体思想”,大有好处。

这个好处,就是为走过长夜、走过坎坷、走进曙色的当代中国人“感觉变化、准备变化、参与变化”,而进入“大改良、大担当、大格局”的“社会主义新时代”(第一届全球共生论坛2012),提供了逻辑前提和历史条件,为中国社会走向真正的新常態,“留下了话语和进步的空间”。按照“一物降服一物”的古老智慧:当代中国实行的集团官本位的“渐进式改革”或“中国模式”条件下的权力资本主义,才真正需要马克思主义!

果如此,我想说的是,“(政府)赤胀赛(市场)滞胀”也不可怕[ 钱宏:《纪念卡尔·马克思诞辰198周年》2016,钱宏:《当代中国人才真正绕不开马克思主义!——从共生哲學與共產主义的共性说起》,2015。请看《全球共生:“社会论”如何接着新老“资本论”说下去?》(2016)]。

总之,当代中国要走出“转型中期陷阱”,解决“庞大上层建筑与超负荷经济基础的基本矛盾”,需要形成社会共识与理论创新:一是离不开马克思主义“批判的武器”,这是因为,帮助中国官民看清这一基本矛盾并形成广泛共识上,无论是中国自身固有传统意识形态,还是笼统的“现代政治文明”理论,都不如马克思主义有现实针对性;二是离不开思维方式、价值取向、道德规范上的创新,即必须整合扬弃中国传统意识形态、西方现代政治文明、马克思主义“武器的批判”三者,提出针对“官本位政策机制偏好”和“两千年治乱循环”中国特色的全面深化改革的思想理论。

回到当下,如何避免通胀/赤字叠加效应?是当务之急。

陽子哥2019年8月4日于辽东湾北海小城童心公寓(全球共生研究所院长 钱宏)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