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精神文明网 看首页 文艺百花 艺文集萃 查看内容

蒲扇摇过的夏天

2019-7-9 15:13| 查看: 75900| 评论: 0|原作者: 赵闻迪(安徽)|来自: 精神文明报

摘要 :     傍晚的街道,人流匆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蹲着一个朴实的乡下汉子,面前铺着一块塑料布,摆着十几把大大小小的蒲扇。我心念一动,走过去,拿起一把蒲扇,质量真好,做工也细,轻轻一摇,一股清香伴着凉风 ...

     傍晚的街道,人流匆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蹲着一个朴实的乡下汉子,面前铺着一块塑料布,摆着十几把大大小小的蒲扇。我心念一动,走过去,拿起一把蒲扇,质量真好,做工也细,轻轻一摇,一股清香伴着凉风扑面而来,刹那间勾起我的回忆……

    “姥姥,好热!”“谁叫你跟那帮野小子疯跑的,来,姥姥给你扇扇!”……儿时,没有空调,也没有电风扇,一到夏天,人人手中都攥着一把蒲扇,走到哪儿扇到哪儿,降温靠它、遮阳靠它、挡雨靠它、驱蚊也靠它。

    记忆中,端午节前,姥姥去集上买苇叶、鸭蛋、香荷包,就要顺便挑上两把蒲扇。那蒲扇宽宽大大,泛着青色,散着清香,扇页上布着一条条凸起的棱纹。回到家,姥姥剪下两条长长的碎布头,给蒲扇缝上边儿,“这样经用些!”我抓过蒲扇抡圆膀子扇了一下,姥姥忙说:“轻点,小丫头,别扇坏喽!”我调皮地扮个鬼脸。

    夕阳西斜,姥姥去灶屋烧饭,我攥着蒲扇跟过去,胡乱摇着要帮她扇火。姥姥笑着嗔怪道:“你哪会扇火,上院子里玩儿去!净帮倒忙。”

    院子里有一棵石榴树、一架葡萄藤。石榴果儿还是青色的、小小的,葡萄也是青青的、小小的,看得我嘴里发酸。一只白蝴蝶轻轻落在葡萄粒儿上面,翅膀一动一动的,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举起蒲扇一扑,想捉住它。姥姥在灶屋里隔着窗喊:“小丫头!碰坏了葡萄,到了秋天不许嘴馋!”

    霞光洒满小院,姥姥做好晚饭,我跑进堂屋搬出小板凳摆在院中的石桌旁。姥姥端来玉米窝头、山芋稀饭、酱豆和咸菜丝,还有一碟专门为我炸的金黄诱人的小鱼干。我吃饭,姥姥给我扇风,表情温柔慈祥。我嚼着小鱼干,口齿不清地问:“姥姥你怎么不吃饭?”姥姥含笑道:“做饭热得心慌,歇一歇。”我说:“等会儿我吃完饭,给你扇风。”姥姥脸上的笑纹更深了。

    吃过晚饭,姥姥在院子里洒上水,搬出凉床,我迫不及待地跳上去,缠着姥姥要她讲故事。暮色四合,倦鸟返巢,一弯月牙儿悄悄爬上夜空,夜来香静静吐出芬芳,葡萄藤下,姥姥一下一下摇动着蒲扇,送来阵阵凉风,我眼睛眨也不眨地听她讲《孙悟空三借芭蕉扇》。一只花蚊子在我身边绕来绕去,姥姥的大蒲扇“啪”地一下赶走了它。

    突然,院门外传来敲击木板的声音,还有小孩们的笑语,是卖冰棒的中年汉子来了。姥姥一边从褂子的大襟底下掏出手绢包,一边下床,趿着鞋走出去,回来时,手中举着一根我最爱的绿豆冰棒。

    不知不觉中,夜色渐浓,姥姥的蒲扇仍旧一下一下地扇着,我在阵阵凉意中甜甜入梦……

    时光如流水,童年渐渐远去,但记忆中挥之不去的,是蒲扇摇过的夏天。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上一篇:刚刚好下一篇:放筏九曲溪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