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号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精神文明网 看首页 思享库 思享会 查看内容

黄亚南:谷歌反戈一击背后的企业行动原理

2019-7-9 10:07| 查看: 1197812| 评论: 0|原作者: 黄亚南

摘要 : 谚语说,女人的心,六月的天。但是,实际上男人可能变得更快。在今年的6月里,谷歌就从率先宣布禁止华为使用安卓系统而摇身一变,呼吁美国政府解除禁止华为使用安卓的禁令。其理由是如果华为使用非正式授权的安卓操 ...

谚语说,女人的心,六月的天。但是,实际上男人可能变得更快。在今年的6月里,谷歌就从率先宣布禁止华为使用安卓系统而摇身一变,呼吁美国政府解除禁止华为使用安卓的禁令。其理由是如果华为使用非正式授权的安卓操作系,将“更容易受黑客攻。对非技术控的我们来说,这个理由令人费解,美国禁止华为使用美国技术,原本就没有顾及华为的死活,谷歌为什么要担心华为更容易受到攻击呢?

谷歌并不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人,因为谷歌宣布禁止华为使用安卓系统的时候,日本媒体就指出,“那本来是对华为致命的一击”(《新闻周刊》日文版6月11日),但是没想到华为真的开发了自己的操作系统,这才发现禁止华为等于给自己培育竞争对手,而以华为的体量来说,将来安卓系统有可能失去半壁江山。与其让华为的操作系统坐大,还不如及早把未来的竞争对手掐死在摇篮里。虽然有人辩解谷歌的意图不在这里,而是因为反保护主义的良心发现。假如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为什么谷歌在第一时间就宣布给华为致命的一击,而在华为真正地推出自己的操作系统后,再反戈一击呢?对非技术控,不具有获得内幕消息渠道的我们来说,正常的思维就是获得事实上的标准de facto standard的谷歌不愿意失去事实上的标准带来的市场寡占地位。

不过,谷歌这样的反戈一击需要极大的勇气,因为有很多企业家并不敢这样做,日本的孙正义恐怕就是其中一个。

当孙正义拿出3.3兆日元并购英国的一家半导体设计企业ARM的时候,市场上很多人都不看好,认为孙正义是在撒钱游戏,因为这家设计企业的年销售额只有1800亿日元,再怎么溢价也不会超过2兆日元,所以,消息一发布,软银股价也应声惨跌,股东恶语相向。然而,孙正义谋求的并不是一时的市值上升,而是深谋远虑地希望获得事实上的标准带来的利益

虽然ARM自己并任何芯片,而是只售芯片的设计,授权他人生产。这种商业模式是经济全球化下的产物,也是技术领先者借以获得寡占地位的手段。芯片设计是一种非常复杂的工作,需要大量的人力和资金,进行流片、测试,还有软硬件的兼容、优化等等。芯片设计分为底层和应用, ARM自己担任底层设计,应用设计由其他企业担任。这实际上为应用设计企业减去了大量的负担,并可以让应用企业在ARM的底层设计上发挥自己的特长,迅速地推出自己的产品。这样,在不知不觉中,底层设计企业就获得了事实上的标准,应用设计企业不得不依赖底层设计企业,而底层设计企业就利用其事实上的标准取得了市场的寡占地位。现在,世界上有97%的智能手机都使用了ARM的设计,正是这种寡占的证明,也是孙正义睿智的证明。

然而,孙正义的败笔也非常明显,即让ARM停止和华为合作。这样的措施和谷歌停止和华为合作如出一辙。从而面临着同样问题:停止和大客户合作实际上是在破坏原来的盈利模式,因为这样的措施等于逼出一个竞争对手,等于放弃事实上的标准所带来的利益。很多人认为芯片设计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做到的,从而认为华为很难有所突破,不会威胁到ARM的寡占地位。然而,这还真是一个技术性问题,突破的可能性并不是没有。比如,尽管全球定位系统非常复杂并且开发费用巨大,但事关国防,欧洲和中国都开发了相对应的系统。芯片设计应该不会需要如此巨大的费用,所以ARM的寡占地位并不是不可撼动的,当然费用和人才也是急需解决的问题。要突破一种事实上的标准绝不会是容易的事,但维特根斯坦曾经说过,问题只要能提出,也就能得到解决。项羽在破釜沉舟的时候,韩信在背水一时候,实力远远低于敌手,但都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当需求逼出一个竞争对手的话,事实上的标准就会失去效应。也就是说,孙正义让ARM停止与华为合作,实际上就是逼迫华为去做一个新标准,从而自我破解了事实上的标准的神功。

那么,谷歌开始反戈一击,睿智的孙正义却为什么不寻找掉头的机会呢?答案是拜特朗普总统所赐。作为日本企业经营者的孙正义远没有作为美国企业的谷歌有底气。然而,这也是复杂的国际间政治压力带来的结果。

20世纪的企业理论差不多都是美国人先后建立的,不过,这也说明过去的企业理论还都不够完善,需要不断地修改。比如在上个世纪差不多是登峰造极的迈克尔·波特的竞争理论就有很大的缺陷需要完善。当1980年代,波特把数学引进经营学从而奠定了他在经营学界的历史地位,他的五力分析法成为了全球企业家必须学习的原理。然而,就在波特在建立他的竞争理论的同时,日本的本田技研却以成功地进军美国市场的实际行动揭露了波特理论的重大缺陷,因为根据波特的理论,本田技研是根本不可能在美国市场获取一席之地的。(详细分析请看浙江大学出版社今年下半年出版的笔者著《日本企业盛衰史》),其实波特理论最大的缺陷在于五力分析法缺乏政治压力这个指标,而政治压力曾经让日本企业丧失了很多竞争优势。现在美国又运用政治压力来迫使中国企业放弃制定标准的努力。彭博社曾经报道美国著名企业采用了中国的间谍芯片,但是,苹果也出来否定,亚马逊也出来否定,连美国政府也出来否定,说明所谓的间谍芯片是子虚乌有的。前几天,有个日本专门拆人家机器设备的机构,把华为的手机拆了七零八落进行检测,本来只要几分钟的拆零竟然化了2个小时。他们不仅从表面观察,而且把所有能拆的零部件包括各种芯片也都拆开,用显微镜仔仔细细地进行观察。结果,通过这次拆零,这家机构除了惊叹华为手机制造精良之外,还说明了他们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应该有的东西。据这个机构自我介绍,每年要拆上千种机器设备,对里面的各种零部件构成没有不清楚的,他们的检测应该比较准确。最重要的是,并不是什么机构委托他们做这样的检测,所以,他们的检测结果应该具有公信力。不过,政治上要排除是不需要这样的证据的。很多日本企业迫于复杂的国际关系而不得不屈服于这样的政治压力。

在中国刚刚加入WTO的时候,中国流行着“一流企业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的流行语,当时在“世界工厂”里的中国企业只能做产品,哪敢奢望定标准呢?现在,当中国企业有能力定标准的时候,却又会发现在这上面还有制定规制的规制还没有弄明白。不过,在这样困惑的时候,谷歌等企业的企业行为能从正面或者反面显示出很多教训来的,而这也是中国企业难得的学习机会。(作者:全球共生研究院院士 黄亚南)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